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陈晓琳:法国梧桐(随笔)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7-17

  上班途经草街,但见两旁的法国梧桐树不知何时又冒出了丛丛嫩绿的枝叶,犹如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绿色手掌,在风中热情地挥舞。

  草街是老福集镇的老街,曾经车水马龙的321国道。这些法国梧桐也种了有些年生了,主干粗达二十多公分,多有分叉,有的挺直向上,有的偏向人行道,更多的则带着枝条一齐倾向公路中央。前几年茂盛时候,梧桐树高达十余米,枝叶交错、绿阴婆娑,就像为公路搭起了绿色的凉篷,行人车辆经过,就像穿行在一条绿色廊道里。晴日里,阳光从叶隙间洒下,给行人和车辆披上一件斑驳的外衣,煞是有趣。可惜近年来由于担心狂风骤起时,梧桐枝桠扫落墙砖、挂断电线,总是定期修剪,只留下三四米高的老树桩,支着几根枝条、挑着几丛绿叶,为老街添几许绿意、增几分清凉,再无往日绿阴婆娑的盛景。

陈晓琳:法国梧桐(随笔)(图1)

  记忆中,老家门口曾种了两株法国梧桐,是父亲从数十里外扛回来的。初种时仅仅小孩手臂粗细,种下后只存活了一株,长势喜人,不几年便高达十余米,枝繁叶茂,成了我们兄妹姐弟儿时的乐园。春季,看枝条上的小芽苞一天天绽放新绿;夏天,在浓荫匝地的树下享受阴凉;秋天,看片片绿手掌变得色彩斑斓、随风飘落;冬天,看一串串毛茸茸的球形果实如铃铛般悬挂枝头。最爱双臂挂在树枝上翻筋斗,瘦小的身体悬空前后翻转、乐此不疲,欢笑声在小小山村里回响。高高的树干成了我们兄妹的了望站,每到周末父亲归家的日子,我们便争相爬上树眺望。远远的看到父亲匆匆的身影,便一溜烟滑下来,欢呼着奔去迎接。

  法国梧桐的叶子酷似梧桐,最初因法国人把它带到上海,栽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一带作为行道树),人们叫它“法国梧桐”。久而久之,人云亦云,就把它当作梧桐树了。因其叶呈掌状,5-7裂深达中部,其坚果聚全叶球形,3-6球成一串,又称裂叶悬铃木或三球悬铃木。据传,公元401年,印度高僧鸠摩罗什到中国传播佛教,携带三球悬铃木,种植于西安附近的户县古庙前,至今尚存树干得有4人才能合抱,法国梧桐因此亦得名“鸠摩罗什树”。

  法国梧桐高可达30米,树形高大挺拔,叶大荫浓,树冠广阔,生长速度快,既可以营造庄重的气氛,还能创造柔美、宜人的氛围是世界著名的优良庭荫树和行道树,并有“行道树之王”的美称。法国梧桐树是南京城秋天美丽景色的主角。“只因一棵树,想起一座城,树是梧桐树,城是南京城。”1872年,一位法国传教士在石鼓路种下了南京第一棵法国梧桐树,在淡去的光阴里渐渐融入这座城。

  “十里梧桐归我栽,如盖亭亭左右开。隔尽尘俗都不见,游人信步好徘徊。”民间也有传说,当年只因宋美龄的一句喜欢,蒋介石便把南京大街小巷种满梧桐树,成就一段落爱情佳话。1928年,为迎接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负责陵园大道和中山路大道绿化设计的傅焕光,将南京变成了一座梧桐城。

  杭州人也有种情怀叫“法国梧桐”。最盛时期,杭州主城区大约有2.3万多株法国梧桐,分布在西湖边和各条城市主干道上,夏季枝叶繁茂,深秋落叶缥缈,为这座江南古城平添了几多浪漫和诗情画意。

  古往今来,人们视梧桐为吉祥、祥瑞的象征。古时宫廷、民宅都爱栽植梧桐,以求“种得梧桐,引来凤凰”。现在,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也常说“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今天,人们在庭前道旁种下梧桐树,谁说不是在种下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种下山青水秀的向往、种下人文和生态环境优美宜居的企盼呢?(作者:陈晓琳)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