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张学彬:赵家岩(微小说)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7-17

  坝子头,黑子焦燥不安,吐着血红的舌头,呼哧呼哧喘着,舌尖不断滴着汗珠。卧下、起身,卧下、起身……黑子发出"呦呦呦"声音,在坝子打起转来……

  "黑子,黑子……",赵南提着水桶走了出来,"狗日的啥子天气,闷得不行。"
  这是赵家岩村有史以来最热的年头了。两个多月不下雨,太阳像吃了兴奋剂天天挂在头上,知了"吱吱吱、吱吱吱"叫个不停。最近几天尤其闷热。赵南一早起床全身就不断渗汗,汗液粘着衣服,湿湿的,粘粘的,配合着地上的蒸气,完全像跳进了一口蒸笼。
  "狗日的黑子,滚……",赵南无名冒出火来。他提着水桶,准备到后山打水。
  赵家岩村其实就是一座寡岩村。村子就在山坳里,二十几户人家呈环状分布,背面山不高,呈斜坡状,坡上零星长点灌木、杂草,然后就是大大小小岩石。赵南小时候最爱爬上山坡,坐在大岩石上看远方,等着父亲劳作归来。
  赵南从小走这条取水的路。穿过屋后竹林,然后是一大片玉米地。虽是清晨,玉米却耷拉着脑袋,萎靡不振。过了玉米地不远就是山脚,水井就在山脚下。这是口老井,村里几辈人都在这里打水。井水甘甜可口,滋润着赵岩村人。
  赵南像往常一样,走到井口,套上引绳,往井里扔下去。"咚……",井里传来撞击声。那是铁皮桶碰撞岩壁的声音。

张学彬:赵家岩(微小说)(图1)
(配图来源:网络)        

  "咦?……,龟儿子咋干了呢?"赵南很意外,昨天才来打了水啊,虽然水少但也不至于干啊。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预感来源于他多年作为地灾监测员的敏感。
  赵家岩村属喀斯特地貌,岩石裸露,植被不密,岩石多碎裂。历史上也发生过滑坡事故。后来,县上定为地灾隐患点,赵南作为地灾监测员负责日常看管。
  不好的预感强裂袭绕着赵南。他赶紧提着桶跑到赵老村长家。老村长80多岁了,虽不是村长,但是村里老人,村里大事小事都喜欢先找他。
   "不关事,这个天干,断水正常,不要大惊小怪……"
  赵南飞一样跑了出来,跑到山脚玉米地边。越发强烈的预感驱使着他探个究竟。这一大片玉米地,因缺水,玉米长势很不好,有的叶子卷曲,垂丧着,地里冒着热气,甚至感觉不到一点风,热闷的气氛像锅盖罩在头上。赵南不断走来走去,地陇出现裂缝,这种裂缝看上去似乎有些规则,自己又说不上来。几块地都有这样的裂缝,断断续续。再往上走去,还有。越往上走,赵南越冒汗。转身跑回村里,边跑边喊,"山要垮了,山要垮了……"
  赵老五跑出来,"赵南,你有病啊?大清早乱喊。热昏啦?"
  "无缘无故山咋会垮嘛!神经病!"
  "一早吃多了啊!"

  ……
  突然,原本闷热的天,不知何时飞来大片乌云,黑压压的,迅速罩在赵家岩村头上。这个速度,赵南未曾见过,像西游记中黑袋子,要把整个村子收了似的。黑子跟在赵南身后,"汪汪狂"叫个不停,显然被吓到了。"遭了,要下暴雨了。"
  话还没说完,斗大雨点像撒石子似的从天而降。落到坝子里,发出"咚咚咚"声响,激起无数灰尘。很快,就如倾了盆倒了下来。"咚咚咚"迅速变为"哗哗哗"……
  这个早晨,大家还没出门,天都变几回了。只有赵南清楚,今天要出大事。此时,叫喊声已经不起作用了。
  赵南跑回家,拿起铜锣,不断敲打,边跑边敲边喊:"山要垮了!山要垮了……"
  雨声太大了,铜锣声音根本听不见。天黑压压一片,倾盆暴雨把天地连在一起,赵南艰难在雨中行走,几次从土坎摔下来,爬起来继续跑,黑子不离不弃跟在后头。
  不多会儿,原本干枯的田里很快积满了水,山水开始漫流。赵南着急得不行,铜锣和喊声已不起作用,索性挨家挨户去叫。
  赵老村长家最近,赵南返回老村长家,"赵老,你听我的,井水突然干了,山脚几块田裂开一条缝,这个暴雨一定会出事。相信我,只有你先走,大家才信……",赵南近乎哀求,"你信我,信我嘛……"
  赵老村长被赵南行为说服了,宁肯信其有,赶紧叫上儿子孙子孙女往对面坝上跑。
  赵南说完已不见人影。他要挨家挨户去喊,时间在这个时候尤为重要。赵老五家,赵二娃家,刘寡妇家,齐太婆家……大家很快被赵南行为感染,这个奇怪的热法、突然的暴雨,是从来没遇见过的。村对面老公社的坝子里,站满了人。来不及拿伞,有的披了件簑衣,或者顶了个草帽,多数光着脚板,总算出来了不少人。赵南迅速清了一下,好像还差一户赵三家。赵南对老村长和村长说:"这个坝子可能还不太安全,村长,你带着他们往李家坝方向走,我去叫赵三……"
  说完,赵南消失在雨帘。黑子"汪汪"两声后,也消失了。
  赵三新婚不久,妈老汉走婆娘家帮忙做活路去了。赵南不断敲门,好一阵赵三才睡眼惺忪跑出来,只穿了条内裤。"赶紧跑,山要垮了……",赵南什么也不顾了,两步进卧室,掀起被子把赵三婆娘拉起来,推向门外。赵三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傻了,两口子光着身子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赵南甩给他们一件衣服,"赶紧穿上,跑啊……"
  赵三突的反应过来,把衣服给了婆娘,拔腿就向对面坝子跑。
  赵南不放心,又返回村里再查一遍。
  这个该死的暴雨已经下了两三个小时了,虽是清晨,却像傍晚,天黑得窒息,除了雨声,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赵三明显感觉到有股气流撞到了自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拉着婆娘使劲跑,总算到了坝子。回头一看,整个村子被硕大土石堆吞噬了。赵三吓得掉了魂,疯也似的继续往前跑。
  ……
  午后,雨渐渐停了。李家坝略显热闹,人们七嘴八舌,还在回味刚才的惊魂,惊悚、喜悦、忧愁、烦闷,夹杂着这雨水、汗水、泪水一齐涌了出来。赵三两口子呆呆伫立在人群中,没有任何表情,光着身子,穿着内裤,赵三婆娘两个奶子沾满了泥水,像穿了件迷彩装。
  人群慢慢平静了下来,空气异常宁静,雨后阳光探出了头,知了慢慢爬上树梢。人们看着回村子的路,等待着黑子的叫声…… 许久,有人哭出声来,一个、两个、三个……,回荡在山谷。
  每年6月12日,老村长就会带领全体村民,对着那硕大的土石堆烧香、鞠躬、磕头。偶尔也能听见土石堆里发出"汪汪汪"声音……

  作者简介

  张学彬:笔名茅居人家,男,1979年1月生。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写作,喜欢用纯真的笔,抒写诗意的生活。纵有公务缠身,却有一颗多情的心。人至中年,多愁善感,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均可成为笔下之花,努力实践诗与远方在苟且生活中永存。(完)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