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李晓梅诗歌十六首(一)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10-19

有一种语言(中国话)

  有一种语言,它很神秘——

  它蕴含着有一个民族上下几千年悲喜交加的情感。

  有一种语言,它很古老——

  古老到那刻在骨头上的文字也难以触及它的起源。

  有一种语言,它很丰富——

  平上去入回荡着慷慨激昂,

  阴阳上去倾诉着温婉缠绵。

  蒹葭苍苍里忽纵着它迷离的魅影,

  关关雎鸠中婉转着它曼妙的和鸣……

  这便是中国话,一个古老的东方神话——

 

  是孔子奔走相告的雅言,

  是杨雄励精图治的通语。

  中国话是如歌如舞、如诗如画的表达。

  “树嗦嗦而摇枝,马嘚嘚而驰骋。”

  哪一种语言有如此逼真的描摹?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哪一种语言能说出如此图画般的美丽?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哪一种语言能有如此动听的节律?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哪一种语言能一语译透你丰富的含义?

 

  中国话是中国人心灵深处的吐纳

  是屈原的长叹,项羽的啸吼;

  是李白的浪漫,杜甫的激愤。

  是五四前夜李大钊在拊掌欢呼庶民的胜利;

  是面对敌人的屠刀鲁迅在指斥无声的中国;

  是迎着特务的枪弹闻一多拍案而起弘张正义;

  是礼炮声中毛泽东在庄严宣告民族站起……

 

  那黄河的不羁和刚强是中国话。

  那长江的奔放和潇洒是中国话。

  那大山的雄武和高原的粗犷是中国话。

  那江南的温柔和水乡的秀雅是中国话。

 

  听

  中国话已在联合国讲坛上响起,

  那么神圣,那么伟大。

  听

  中国话正通过我的喉头传遍世界各方,

  那么清丽,那么优雅,

  她来自蒸蒸日上的华夏。

 

  我爱你,中国话——

  让我们一起培育这世界文明的大同之花!

   (注:此诗为2010年孔子学院总部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办的汉语教师岗前培训开训典礼上的集体朗诵诗,本人为该期优秀学员)


情缘北川(外一首)

——送山东弟兄

  北川,听说你的原名叫石泉

  ——石纽、甘泉,合称石泉,

  传说中大禹的故园。

  大禹,羌族人自己的民族英雄,

  保护之神,

  那位上天派来治水的龙神

  就降生在石纽村羌家的庭院。

  从你的名字我知道了你曾经的秀丽,

  从你的传说我迷上了你古老的神奇,

  中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北川。

 

  我见过你震前的倩影:

  青山绵绵香泉潺潺,

  羌笛悠悠锅庄翩翩,

  月亮出来亮汪汪

  星星寒夜亮闪闪。

  你是深谷里一簇幽兰

  静静绽放在清洌的潭水边

 

  5.12,灾难空前,

  地震折断你的玉臂撕碎你的衣衫,

  还把魔爪嵌入你的香肩,

  将你的美丽摧残;

  9.24泥石流又把它的罪证遮掩……

 

  浑身的伤痕是这魔爪烙下的野蛮,

  满心的伤痛是噩梦在纠缠。

  飞鸟在悲鸣,泉流在哽咽;

  羊儿在哀叫,群山在晕眩……

  大禹在哪里?

  神龙在何方?

 

  轰然崩塌的山石下,

  摇摇欲坠的楼房里,

  灰沙弥漫的废墟旁……

  是谁吹响了集结号?

  是谁挺起了铁脊梁?

  “救人,救人,快救人!”

  “靠前,靠前,再靠前!”

  “我是警察,大家不要慌!”

  “党员、干部,站出来!”

  就算刚从废墟里艰难地爬出,

  虽然亲人的呼救声还在耳畔鸣响……

  消防橙是生命的航标,

  警察蓝是希望的曙光

  英雄的赞歌在胸中激荡……

  家园毁了,田园废了,

  亲人去了,身体伤了,

  馨儿碎了……

  是谁掏出滚烫心?

  是谁伸出援助手?

  千里征程,万里驰援

  铸起心之堤坝,汇成爱的暖流,

  将这片土地脉脉守候……

 

  山东——四川,此去经年,

  应是情切切意深深;

  北川公安——警察学院,

  我们戮力同心,共赴国难!

 

  看月华仍朦朦,俏丽难掩;

  听笑语声正喧,星光更灿烂;

  想明天,羌族北川风光定然好无限!

  暂别了亲爱的战友!

  暂别了亲爱的弟兄!

  你的名字当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山东弟兄!

  (作于2008年12月21日)


北川,你好吗?

——北川5.12周年祭

   一年了,

  你的破碎的心,撕裂的胸,折断的臂……

  你的哽咽的泉,悲鸣的鸟,垮塌的山……

 

  多少寂寞的灵魂经受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夜的煎熬,

  夜夜点起祭奠的烛,

  照亲人回家的路;

  多少痛苦的身影伫立在废墟旁潸然泪下,

  捧起思念的白菊,

  穿透阴阳相隔的幕墙

  唱起生日快乐的哀曲;

  多少执着的手捧出炽热的心筑起坚韧的堤岸,

  阻挡那一次次强烈的余震,

  燃起活下去的希望,

  点亮重建的曙光!

 

  然而,让人倍感疼痛惋惜的

  那些被伤痛与压力击倒的人啊,

  愿你的灵魂能与天上的亲人一同安息……

 

  那株向日葵,

  还记得汉旺废墟上那株向日葵吗?

  还有北川歪斜的楼房阳台上那棵火红的玫瑰,

  北川城边的一簇簇金灿灿的野菊……

  哪怕灾难的肆虐我们无法逃避,

  纵然一切的防范都是那么无能为力,

  就算一切的帮助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灾难过后

  我们也要抖落身上的灰尘沙石,

  学那株向日葵,

  抬起头扬起脸迎接山那边射来的斜阳……

  因为生命,

  生命的名字就叫——

  坚强!

  北川,你好吗?

  我知道,你还没好,你还很不好。

  但是我们,十四亿颗心在为你祈祷:

  站起来,北川!

  好起来,北川!

   (注:5.20抗震救灾中,山东援建北川,四川警察学院也第一时间派出师生警务援助,本人参与了第三批警务援助工作,与北川公安和山东公安并肩作战,与北川姐妹义结金兰。《情缘北川》为北川公安与四川警院欢送山东公安晚会上的集体朗诵稿。)


庚子冥想

  如果,我现在确诊为新冠肺炎

  我将做什么

  是马上写下一首长诗去发表

  还是去喝那些振奋人心的鸡汤

  是心乱如麻怨气冲天

  还是急病投医

  抓紧每一根稻草

  像苍蝇一样乱撞

 

  如果,我已经时日无多

  无药可医,又会怎样

  是心如死灰,还是心如刀绞

  是放下一切默默祈祷

  还是开始忏悔,重新思考

  是拟一份墓志铭

  还是写一张昭示后人的讣告

 

  如果,我是八旬老者

  古稀老妪,已经德高望重

  子孙绕膝

  我是否还愿意冒死逆行

  扛起完全可以由别人背负的重任

  挺身抗疫

 

  如果,我是湖北人

  封锁在病毒的魔咒中不得解脱

  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我是否还能够坚守在岗位

  奋战在一线

  我是否还能够高唱国歌

  点亮空城高楼里

  那一群群空洞的眼

 

  如果,没有遭受这一场瘟疫

  我们是否毫无察觉人类厄运的降临

  无视其他生灵的悲号

  扬起万物之灵的傲慢

  如果,没有对新冠病毒的恐惧

  我们是否还饕餮于各种山珍海味的盛宴

  如果,我们战胜了这次磨难

  是不是又可以继续下一场蝙蝠和穿山甲的狂欢

 

  如果,我们经历的一切

  还不能敲响警钟

  下一次,谁又来拯救

  这无望的世界

  (作于2020年2月20日)


峨眉山月歌

  金顶之上

  古佛青灯

  诵经击磬

  木鱼声声

  应着高冷的月色

  从青青的眉峰

  播散到无边的寰尘

 

  溶溶的月

  温柔地洒满

  七里坪的大小溪谷

  月色与夜雾相汇

  随月下的清溪

  汩汩的流过枕边

  流进谁的梦境

  夜风习习

  指挥着松涛阵阵

  Tang —tang—tang

  琴蛙在鼓琴

  Juju—juju—ju

  是蝉与蝉的和鸣

 

  月

  清冷的月温暖的月

  通晓世间洞明世事的月

  那里是我们遥远的家么

  人悄悄

  帘外月胧明

  遥远的那边

  是否有人也在凝望

  遥远的未来

  是否有人还会想起

  今晚的月


作 者 简 介

李晓梅:有一种语言(中国话)(图1)

  李晓梅,生于1965.11,西南大学文学硕士,四川警察学院中国语言文学教授,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专家组组长,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公安文化研究中心成员 。

  (完)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