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乔歌:一个抗癌路上的快乐者——我的老校长陶铁汉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10-07

  编者按:

  陶铁汉,一位热心公益事业的退休老校长,在癌症病魔面前永不低头,努力抗争九年,创造出了奇迹。陶铁汉在他的生命历程中,用诲人不倦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学生。在退休后的闲瑕时间里,他又积极参与到公益事业中,用自己丰富的集邮知识和集邮经验,源源不断地给青少年传输集邮文化,个人组织举办一百场邮展,捐赠上万枚邮票,让”方寸之花“深深地扎根于孩子们的心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陶铁汉还牵挂着自己的身后事,将遗体捐献给西南医科大学用于疾病研究。铁汉柔情,正是陶铁汉的人生写照。本文作者乔歌,曾和陶铁汉在一所学校共事,怀念老校长,提笔撰文,以表深情。


  我曾在原泸州八中任教,我的老校长叫陶铁汉。老校长虽说十分儒雅,但却非常坚毅刚强,正如他的名字,堪称真正的钢铁汉子!他身患多种癌症,可谓癌魔缠身,医院断言他只能存活两年左右,而他却痛苦和快乐地熬过了九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的身躯已如愿捐献给了医学事业,令人敬仰!

        1980年,我被分配到原泸州八中,有幸与陶校长共事了五年。我的公开课讲授的是著名文学家茅盾先生的散文《白杨礼赞》 ,是陶校长給予了我教学上的指点和帮助。他讲课张弛有度,把控甚好,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没有一点废话,他那风趣生动和启发互动式的教学风格,深深地影响着我。

  1984年秋,因工作调动选拔考试获得第一名,我由原泸州八中调到了泸州人民广播电台工作。学校收到工作调动函后,陶校长与我作了一番简短的离别赠言:“小王,你是我们学校的骨干优秀教师,作为学校和我本人是很不愿意你离开学校的,但是又无可奈何留不住你。这是市上的意见,省辖泸州市刚刚建立需要人才,我只能服从和支持。我唯一的希望是请你以后多回学校来玩,来看看,多多关心学校的发展变化,多多宣传学校。”

  陶校长是一个有原则和深明大义的人,他的这番话让我心里踏实。之前,我还担心学校不会签字同意放我走。陶校长说:“我已签字同意,并给你出具了个人鉴定好评意见。”就这样,我顺利地办理了工作调动。

  1984年8月,我被泸州市广电局派往成都,在省电台和省电视台接受播音主持专业培训学习。之后,我又被派往成都参加全省的新闻专业学习。1985年3月我回到单位,投入到了全新的工作中。

乔歌:一个抗癌路上的快乐者——我的老校长陶铁汉(图1)

本文作者乔歌(左)和病房里的陶铁汉

        光阴似箭,我在泸州电台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其间,因工作关系外出采访,偶尔也见到过陶校长,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没有细聊近况和往事。直到临近退休前,我才获悉陶校长病重,不幸患上了癌症。我打听到了陶校长的电话,在电话中我对他说我得去看望他,他说:“小王,你工作很忙,很重要,你能来就来吧,不能来也不要紧。”陶校长的话说得亲切而轻松。

  有一天,我抽空来到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忠山住院部,却没有见到陶校长,一打听才知道他回家了,他并没有长期住在医院里。我回家后给陶校长打电话,他说:“小王,辛苦你了!我很少在医院,大多时间在都在家里。”我不便打听陶校长家的住址。

  大约又隔了一个月,我猛然想起陶校长来,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歉意和不祥之感,担心陶校长已不在人世了。我赶紧打听,得知陶校长还在,于是,我拨通了陶校长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小王你好!你一切都好吧?”一番寒暄之后,我提出再次去医院看望他,他说这几天自己正好在医院。我赶快动身,从家里赶往医院。

  一进门,陶校长正躺在病床上,嘴角露出微笑,两眼睁得很大,放着光彩。眼前的陶校长,满头的短发已经全部花白了,身体消瘦了许多,面色发白,看去让人心疼。陶校长伸出右手握住我的手说:“小王,请坐。”我们依然如同老朋友久别重逢一样感到亲切自然。从畅快的摆谈中,我才知道陶校长身患结肠癌晚期和肺癌、肝癌、淋巴癌、骨癌、血癌,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让人心惊肉跳。

  肺癌、肝癌、淋巴癌、血癌都是癌中之癌,是最凶险的癌症,不少人都活不了几个月,可陶校长居然已活了九年!究竟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他奇迹般的活着?对此,陶校长用了八个字来回答:“救命靠医生,活命靠自己。”陶校长告诉我,他正在写几篇短文,题目是《我的癌人癌生活》,写完后一定送我阅读。他说:“我2015年12月21日在泸州医学院附属中医院(现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紧急做了小肠瘘造口术,完全废弃了那个惹事的大肠。2016、17、18年又几次遇到险情,呼救医生,是医生一次次让我化险为夷,是他们一次次让我起死回生,他们对我有再造之恩!”说到这儿,陶校长话锋一转:“命救了,往后的命就要靠自己好好活了。”我问:“怎么个活法呢?”陶校长告诉我,一个病人首先要静心,要有一颗平静的心,心中无忧无怨无牵挂,这样,吃饭才香,睡觉才安,即便有癌细胞,它也不会那么厉害。如果一个癌症病人,心里老有事儿,这里有几笔钱财亏欠,那里有些心结未解,心里牵挂的人放不下,要办的事情还没有办成,那就时时处在烦躁和焦虑之中,吃不好,睡不安,自残身体,癌细胞就会更猖獗。心静就要清心寡欲,不为情困,不为事累,摆脱一切红尘的纷争与牵挂,要乐山乐水乐助人。到水边去漫步,到山野去踏青,眺望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去享受阳光,去享受风雨。春去乡村看菜花黄,夏到池塘边赏荷花,秋去大梯步闻桂花香,冬寻年货去市场凑热闹。快乐是养生的要诀,小鬼来勾魂,看见我一天到晚都乐呵呵的,它也会知难而退。

乔歌:一个抗癌路上的快乐者——我的老校长陶铁汉(图2)

        陶校长在《我的癌人癌生活》第四篇中这样经典地写道:

  我是一个预知死期已到的癌人,与一个正常人的逻辑就是不同。说死说癌挂在嘴边,就像说白菜萝卜一样,平淡自在。正常人忌讳癌呀、死的这两个字,所以他们听到我的回答会感到惊诧,刺耳,难于理解,不能接受。有的癌友没有向死而生的认识,继续原来的正常人逻辑,听信偏方验方和灵丹妙药,天天想找好医生,天天想找好药吃,把活命也交给医生。

  有一位癌友,高分化直肠腺癌,早期原位,没有浸润扩散。术后医生不建议放化疗,照理说他就该轻松愉快地过自己的日子了,但他听信当地的一名中医师说的,不能轻视,需要调理,方可无恙。这位朋友就一个心思号他的脉,吃他的药去调理,一天服三次,两天一付药,365天,天天不断,其它的事都不做,就为吃这个抗癌调理药。这位朋友把活命交给医师和吃药了。可惜并没有如愿,两年多前,这位朋友就因扩散转移去世,太意外了!如果他不看医生不吃药,把命掌握在自己手里,像从前一样潇洒地活自己的命,也许可以活二个两年多,三个两年多,一切皆有可能。

  还有一位癌友,他说自己也要像我这种活法,但遭到爱人和女儿的反对,说他是放弃治疗,放弃生命,对家人不负责任,不同意。化疗了20次、30次,还化;放疗了20次、30次,再放。白细胞降到1了,几乎要趋零了,打生白针,吃生白药,升起来了,再化,再放。他的家人只相信医生,不相信其他的,他的家人说,病人不听医生的听谁的?不看医生不吃药,就是不相信科学,就是放弃治疗。他感冒了,要医生开感冒药;胃口不好,要吃医生的开胃健脾药,又是中药又是西药,要双保险才放心。越医,药越吃越多,什么时候吃什么药,自己都搞不清了,要用纸记下来列成表照着吃。肚子里整天装的是药,哪里还咽得下饭?求医心切,事与愿违。上个月听说,斯人已去,令人叹息。在他生存的两年里,没有一天离开过药。我觉得,一个人要把救命和活命分清楚,救命,一定要靠医生,活命,多半要靠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说,医生治病用药,只是激发和扶持人体的自愈力,最终治好疾病的,是人们自己的自愈力。饭吃得香,觉睡得好,是天下第一良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相信自己吧!

        2010年8月14日,陶校长的肚子痛得要命,到医院检查是结肠癌晚期。从当月17号开始接受手术,切除了左半结肠癌,医生说癌细胞已有转移。医生的一把柳叶刀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家里人关心他的生存期有多少,医生私下说可以争取活两年吧。

        陶校长说:“第一次手术后,我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网名,叫八百老儿,意思是自己还有八百天生命倒计时的老头儿了。但我没有丝毫的悲伤之意,而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自豪和快乐!面对八百天,我开始了无牵无挂无欲无求的平静与快乐癌人癌生活。说不定哪一天老天爷说我活得乖,再奖赏一个八百天,再乖,再奖赏。”说到这儿,陶校长哈哈哈笑了起来。接着,他风趣幽默地说:“老天爷要奖赏,我当然不拒绝,我欣然笑纳!好消息真的来了,八百老儿的历史早已突破,我已经是一千老儿、两千老儿了,到现在我与癌共存八年了!”我想,陶校长这样乐观豁达的病人,老天爷怎么不会不特殊眷顾他呢!

         从此以后,我与陶校长除了多次见面,还经常在微信里聊天,互传视频文件和图片资料。可以说,我们无话不说了。陶校长告诉我,癌人癌生活,首先是思想上要解决两句话八个字的问题,这就是“不怕癌,癌了也不怕”。他说,前一句三个字“不怕癌”,有90%的人都能响当当地说我做得到,但是,后一句五个字“癌了也不怕”恐怕90%的人都会底气不足了。陶校长十分肯定地说:“我做到了,我癌了也不怕!”陶校长告诉我:“一是不因癌而改变原来的思想情绪;二是生活习惯保持不变;三是兴趣爱好不变。生活一切照旧不变,这就是我的癌人癌生活,这就是我癌了也不怕的具体标准。”

乔歌:一个抗癌路上的快乐者——我的老校长陶铁汉(图3)

        什么是“向死而生”?陶校长对此作了精当的诠释。他说,“向死而生”就是向着死亡而活着,死是目标,活着就是向着那个目标前进的过程。当一个人诞生于世后,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作,直到退休,终极目标是死亡这样七个人生自然阶段。所以,“向死而生”是生命的普遍规律,但有的人却走不完人生的这七个阶段。所以,一个正常的人绝不会去预测自己的死期,绝不会去说自己会死的事。他会按照这人生的七个阶段去享受自己的人生!陶校长说:”我的逻辑是‘向死而生’,我没有灰心丧气,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后悔和遗憾,我只有‘向死而生’的乐趣!我要争取更好的残存生命的质量!“

        向死而生,活在当下。陶校长在抗癌路上践行着他对自己的诺言,活出了精彩,活出了质量。他带病参加了许多社会公益活动,担任江阳区关工委常务副团长,泸州市集邮协会常务理事。他还经常参加市、区集邮活动,深入到中小学校和社区举办邮展。患病期间,陶校长一共举办了一百场个人邮展,无偿赠送学生们的邮票一万多枚,价值逾万元。其间,陶校长还编写了青少年集邮知识的科普读物《集邮知识简本》,全书180页共20万字。陶校长先后荣获了“泸州市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泸州市优秀老干部志愿者”“十佳酒城五老志愿者”“四川省集邮协会先进个人”“四川省优秀老干部志愿服务者”“四川省优秀红十字志愿者”等荣誉称号。

  陶校长是一个明白人,他清楚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终点,死亡是分分秒秒的事,可他依然乐观向上,保持着心中的那份宁静。每天早上刚睁开眼睛,他就感觉得无比的快活和惬意!他说,又赚到了一天,心里充满着喜悦和感激,盘算着该去哪个古镇古街古庙游玩,该去乘坐体验一下新开设的哪条公交,该去看看哪处城市建设新开发项目现场,该去为哪家新开张的店铺捧捧场……

乔歌:一个抗癌路上的快乐者——我的老校长陶铁汉(图4)

        陶校长身患癌症,却活得十分潇洒。可是,噩耗还是终于来了。

  2019年6月13日早上7点30分,陶铁汉,这位抗癌路上的英雄含笑离开了这个世界。上午9点20分,简短而简朴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医院病房里举行。随后,西南医科大学将陶校长的的遗体接走。

  当天下午,我才收到陶校长的儿子陶陶给我发来的微信,告诉我他父亲已驾鹤西去,遗体捐献已办理完毕。那一下,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当即给陶陶发去致陶校长的吊唁词,对老校长表示沉痛哀悼。我在吊唁词中这样写道:“我的老校长终于走完了他生命的旅程,他一生闪光,无怨无悔,他直面生死,向死而生,他是我们人类最优秀的份子!他是凡人,但我必须仰视!他即便离开了我们,却依然释放着巨大的正能量和生命的芬芳!他与多种癌魔抗争,与时间赛跑,在九年的抗癌路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他给我们留下了一首最动听的生命之歌!他在生命垂危之际所写的五篇《我的癌人癌生活》堪称生命的绝唱!是一次对我灵魂的洗礼!令人震撼!是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我将受益终身!老校长虽已离去,但他的坚毅的精神、良好的心态、超脱空灵的境界和高洁的灵魂将是永恒的!我向老校长默哀鞠躬,祝老校长一路走好,天国不再有病痛!”

  陶校长在他《我的癌人癌生活》最后一篇里这样写道:

  一、病危临终之时,不抢救,不强心,不吸氧,不用技术手段延续生命。快死、干脆死是我的愿望。我希望我离去时会带着微笑。

  二、我的遗体捐赠给西南医科大学。捐赠后我即归属其所有,由其自主处置,家属不要干预,也不可提出任何要求。

  三、我的死讯第一时间报告泸州市红十字会,由其告知西南医科大学:陶铁汉来履约了。

  四、我的死讯仅限亲人,在西南医科大学接收我之前,暂不告诉单位、同事、同学、朋友,也暂不告诉其他亲戚。

  五、不搞治丧活动,不能因我的离世收取任何人一分钱财。否则我在天也会于心不安。

  六、给两个儿子布置家庭作业:每天陪伴妈妈20分钟,每天在电话里至少听妈妈唠叨10分钟,哄妈妈高兴。妈妈做自己的事,只要她高兴的,就不要劝阻,不要提异议,让妈妈任性。我就是这样惯你们妈妈的。我相信,我的乖乖儿孝顺儿,让妈妈高兴的任务一定会完成得十分漂亮,谁让你们哥俩天下无双呢!我为我的乖乖儿孝顺儿含笑天国。

  陶校长的大儿子陶然说:“把遗体捐赠给西南医科大学,让医学生们解剖,为医学事业做贡献,这是父亲的愿望。父亲的这一愿望是受了爷爷的影响。50多年前,我的爷爷陶宽去世后,家人也是将遗体捐献给了医院,用于疾病研究。”2010年,陶铁汉被检查出结肠癌晚期,2015年他签署了捐献遗体志愿书。子承父志,两辈人做了同一件好事。如今,在南寿山墓园的“博爱园”纪念墙上,陶铁汉与他父亲陶宽的名字紧挨在了一起,父子俩成为值得世人尊敬的遗体捐献者。

        陶铁汉,我的老校长,我最敬仰的人,你虽然去了天国,可你却活在多少爱你敬你的人心中!你抗癌路上所表现出的铁汉精神,永远是我们最为宝贵的财富!老校长,来世我们还做同事,我甘愿再当你部下的一名教师!

  (作者:乔歌)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