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我的老师靳朝忠,留得诗情品人生(散文)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9-02

  或许是因为长年受到儿童文学的熏陶,老师如今七十多岁了仍旧显得朝气蓬勃,喜得春风,浓黑的眉毛下,闪烁着一双睿智而会说话的眼。经常,在写作的微信群或者朋友圈发点品味十足的诗文,并配发一些时令的风景或者花草靓照,引得文友一番赞赏,自己也乐在其中,平凡的人生总是充满了无尽的诗意。

  我的老师靳朝忠,是作家。在川南,提起他的名字,很多人都会将他与教师、文学联系在一起,并由衷地一番赞赏。在数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有些家庭他先后教过三代人,老老小小都叫他靳老师;在数十载的文学创作中,他呕心沥血带出了大批的文学爱好者,刊发了不少优秀作品,被全国各地知名期刊所关注。

  老师出生贫寒家庭,然而,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凭借着对书本的钻研,变身一名师范学校的老师,并执教《文选与写作》,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记得那时,进入师范学校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来自农村,考进师范,就似乎端起了一个跳出农门的“铁饭碗”,部分学生的思想有所松懈。

  不去奋斗,谁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经常,靳老师一边教学,一边用自己的人生历练和人格魅力教化感染着每一名学生。在读师范的日子里,我和其他同学并没有松懈下来,而是铭记着老师的教诲,认认真真学习每一门课程,用无尽的阅读充实着课外的空闲时间,描摹着美好的明天。

刘传福:靳朝忠—留得诗情品人生(散文)(图1)

  靳老师爱好文学,尤其擅长儿童文学和古典诗词。创作,成为了他的另外一半生活。教学之余,靳老师发表了大量作品,将自己的一份业余爱好发挥得淋漓尽致。记得那时,经常从收发室里走出来的他,总是拿着一摞摞绿色的汇款单,同时,迫不及待地打开每一个信封品读样报样刊,创作的喜悦写在脸上。看着想着,靳老师在我们的心里,更是一名令人膜拜的大作家。

  “星苑文学社”是靳老师专门为我们创办的一个文学创作平台,更是一个文学展示的舞台,也是他教学生涯中与学生们自导自演的一部力作。沐浴着文学的芳香,一颗颗文学的种子在这里悄然生根发芽。上个世纪90年代,“星苑文学社”被评为全国50家优秀文学社,每次回味,靳老师都充满着无比的喜悦和自豪。

  那时,意气风发的我也曾是“星苑文学社”其中的一员。经常,同学们都睡着了,为了文学的梦想,我还在被窝里修改着一篇篇诗歌、散文,直至深夜。

  每一次手抄在稿签纸上的新作,都会小心翼翼地交给靳老师。第二天,靳老师总会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找到自己,指着满篇红色的标注,耐心地讲解其中的遣词造句、句段意境和文章要表达的大意,眼里总是充满了无尽的期待。

  难得的是每个夜晚,我们总会不约而同地来到靳老师的寝室,围坐在一盏明亮的灯光下,听靳老师讲写作的技巧和创作的故事。纵然夜色已深,然而他讲得神采奕奕,深入浅出,为我们的创作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

  一直以来,工作之余,在无数个孤寂的夜晚,我都将生活和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敲成唯美的文字,在闲暇的时间里与靳老师分享。他的一次次指导、一次次鼓励,让我在文学的路上越走越远,马不停蹄地寻找着远方的诗意。

  二十多年过去了,“星苑文学社”随着学校的改制而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然而靳老师还精心保存着当年学生们刊发的每一篇泛黄的作品,还能清清楚楚叫得出每名会员的名字。偶尔,他将那些作品拍成照片,隔三岔五地发在我们的微信群,和大家一起尽情回味当年的乐趣。仔细想来,老师的此番分享,恐怕不仅仅是回味那么简单,而是要我们记住曾经的“星苑”,铭记那些年创作的故事,铭记文学相生相伴的日子,激励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当年的“星苑”学子,如今,大部分都已成为写手,工作在四面八方各类工作岗位上。唯有七旬高龄的靳老师依旧退而不休,还在兢兢业业地培养着一批批山城孩子的写作,同时,也以作协主席的身份,以身示范带动着一大批文学爱好者进入更高的创作殿堂。    

  靳老师,多像一只褐色的蝉儿,伏在儿童文学这片绿色的叶片上,童心不泯,歌声不止!

  又是一年教师节。这个节日,想必靳老师又会漫步自家阳台,倚南窗碧帘下,摊开“星苑”永久的记忆,品味着与文学相伴的日子,又添出一些诗情来。(作者:刘传福)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