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8-28

   “单刀赴会, 闪电突破快攻,三大步飞身扣篮,那种感觉不摆了!”

  说起打篮球,祝刚一脸神采飞扬——10年前,他是泸州市古蔺县公安局篮球队主力,梦中全是乔丹、科比、姚明那叱咤风云、独步江湖的身影。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1)  

  那时他20多岁,血气方刚,雄姿英发,端的是打篮球的料。一米八高个,块头又壮实,加之又是四川警察学院特警专业科班,身体素质与力量速度当然都没说的。比如,下乡办案时,农家那装了一百多斤的玉米袋子,他手一抓就提起来,根本不面红耳赤。因此,就得了“蛮牛”的绰号。剃的又是光头——他的微信网名就是“光头强”。其时电视剧《亮剑》正在热播,剧中主角李云龙的警卫员魏和尚,身手敏捷、武艺高强、长相憨厚,曾徒手干掉鬼子四名特战队员,也是光头。弟兄们受到启发,又赠他“和尚”绰号。

  我认同祝刚说起“三大步飞身扣篮”时的自鸣得意——2010年,我曾是泸州公安四县三区篮球赛组织者之一,当然有机会见识他赛场上的风采。尤其是在主场古蔺比赛,只要他一飞身突破,场下啦啦队的鼓掌声、跺脚声、尖叫声、欢呼声就会响彻云霄。记得我当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句宋词——“金戈铁马,气呑万里如虎。”

 

  这样的料用来干刑警,当然可以。事实上,他刚出道时的师傅与领导李豹说起他时,第一句话就是,“祝刚天生就是干刑警的”。

  一次,祝刚参加抓捕一吸毒贩毒团伙,刚到抓捕地点,七八个人破门冲了出来,四散奔逃。他大吼一声“高大那个我来”,人就往一大块头扑过去。追了大约两公里,那人跑不动了,掏出刀返身向祝刚冲过来,当时他只觉得手臂上一热,也没功夫管,拳头一抡,几下将对方打趴——特警专业的擒敌拳不是白学的,“和尚”的绰号岂是浪得虚名?再一看手臂,血直流,所幸只是划伤。祝刚豪横地把手臂伸过去,“来,把血舔了——”吓得大块头脑袋直甩。

  2017年,在审讯一涉黑团伙案件头目时,那恶棍居然嚣张喊叫:“小子记好,我出来后杀你全家!”祝刚腾身而起,胸脯拍得钢声响:“奉陪,我这块头随时等你!”——蛮牛就是这样走江湖。类似威胁,他遇到不下10次,有的是当面放话,有的是托人带信。说这些事时,他一脸轻描淡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2012年,祝刚接手主办一起机动车盗窃案。调查走访,蹲点守候,异地跨省抓捕,反复审讯,固定证据,报送批捕,一套组合拳下来,前后两个月几乎没正经睡过一个囫囵觉。一个跨四川、云南、贵州三省的盗窃机动车团伙案圆满告破,全伙8人归案,赃物计小轿车2辆、皮卡车3辆、面包车5辆、摩托车30多辆……他就是这样牛!

  沧海横流,十多年烽火连天,经祝刚主办的案子有700多件,参与协办的有上千件。由他直接与间接送上法庭的歹徒已是300多人。“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在古蔺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城区中队6年间,他几乎天天在案子上,其情状与战场上手刃小日本的魏和尚没什么区别。“虽然又苦又累,但案子破获,抓到犯罪嫌疑人,那种成就感不摆了。”祝刚说这话时,一脸的“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为你自豪”。那种满足,让我想到一个庄家汉子在经过春夏辛苦劳碌之后,站在金秋硕果累累的山岗上,享受满山满岭的飘香。

  古蔺有句土话,叫做“吃得,才做得”。他那蛮牛的绰号不是白混的,兄弟们都说他长了一副牛的草肚,五碗不过岗,虽是“和尚”,却不忌油荤,八两米饭、八两肉、八两酒轻松下肚后,还摸着肚皮自嘲,“不好意思,吃相难看,吃相难看”。于是,他又得了“三八干部”绰号。
  哦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刀阔斧破案。山高水远,蛮牛笑傲;大号和尚,一剑飘飘——用我必胜!用我必胜!用我必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天生是农民。”祝刚这条“牛”居然是吃山里草长大的。

  为证明此话非诳语,他在县城金兰大道上用手一指右前方的大山,“我就出生在那匹山下”——我是古蔺人。他指的山叫红岩,山下有个山村小地名“太平街”,离县城近10公里。红岩顶天立地,耸入云霄。那天是雨后,云雾撩绕,突然就想到一句古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2)

  就在这“云深不知处”,祝刚度过了他的童年。小学五年级时,母亲经亲友介绍到县城一小学煮饭,他就随同“农转非”。一到周末,就回深山“省亲”——上红岩割几大背猪草牛草,供猪牛吃几天。上中学后,周末与假期还得卷起裤子下田土干活,薅秧打谷子,挖苕点麦子,都干过。

  古蔺本就是“开门见山”的山区,作为警察,祝刚的工作对象从受害人到嫌疑人到调查走访的对象,都少不了山里人。也许是生下来那染色体中就刻有乡土吧,他对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在处理与农村相关的案子时,他这条蛮牛也有心细的时候,这个“和尚”也要食人间烟火。    

  有一年冬天,祝刚带一弟兄下乡调查走访时,得知外逃两年的抢劫嫌疑人项某回了家,当即火速前去拿人。到了项某家对面山坡上,发现项某家坝子里正架着锅灶杀年猪,坝子里聚了十多个人,祝刚马上喊停。他知道乡下杀年猪如同过小年,亲朋好友都要来朝贺,酒肉狂欢,自己实在不愿拂了他们的喜。加之乡下人有一个忌讳,认为红白喜事时受到冲撞会给全家带来无妄之灾。而且,项某又是苗族,前来朝贺的又多是项某的同族亲友,更不能因随便行事,引发不必要的纠纷。

  于是,二人就老老实实蹲守在山坡上。正是寒冬腊月,雨雪淋淋,那叫一个冷。时过正午,对面坝子里吆喝开吃,众人欢呼一声上桌,划拳捉酒,大块吃肉。他们流着口水干望,似乎抓得到那新鲜的回锅肉与血旺汤飘过来的香味。而早上入肚的那几个馒头早就不知去向,眼睛还得死死盯着项某动向。饥寒交迫中,终于在下午4点左右等到人们陆续散去,这才冲过去将项某铐上。

  临将出门,项某母亲抢过来向他们跪下,哭着说项某招呼客人水米未进,哀求让他吃了饭再带走。与些同时,项某父亲又拈了一块肉过来喂他。祝刚停了下来,扶起老人,要项某听话,解开手铐,让他吃了饱饭。走时,项某父亲硬要祝刚他们喝杯酒……

  项某在监狱中表现好,减刑出来后做正事走正道,已经娶妻生子。有一年,项某还到公安局找到祝刚,硬要送他一块苗家老腊肉。

  虽非天生警察,但祝刚这条“牛”还真就是为警察而生的——从小就有一个当警察的梦。

  触发这个梦得追溯到小学五年级。那时学校周边有几个混混大欺小收“保护费”,祝刚也挨过,好生怕。一天放学,他亲眼看到两个民警将几个混混抓走,全场欢呼。从此,他就立志长大后当警察,保护弱小,打击强横。

  2005年,祝刚从四川警察学院毕业,可惜当年没考上警察,第二年也没考上,第三年才如愿。三年中,企业招工他没去;大老板出高价雇他做司机兼保镖,他没接招。就像篮球场上盯人一样,他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就盯死公安局大门。而且,警服还没穿上,人已迫不及待钻了进去——待业三年期间,都在城区刑警中队当“义务警察”,屁颠屁颠地跟在穿警服的师傅与师兄后面学侦查破案。蹲守、抓人、守人,协助审讯,没一样拉下。李豹说,人虽不是警察,但除执法权之外,干的活都跟弟兄们一样,每月就两百元电话补贴,相当于白干。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3)

  祝刚做事又从不讲价钱,分内分外的事,粗活、重活、累活、笨活,在他看来都只是应该做的事和活。那时县上没有独立办案区,中队设了一个审讯室,人抓到后先放里面,夜晚守人的活基本上由他承包,连李豹有时也觉得些问不过心。他就一句话,“领导,有事吩咐”。大家因此又封了他“老黄牛”绰号……讲到这些陈年往事,李豹有些内疚,一次让他学着询问案件受害人,笔录拿过来一看,关于嫌疑人的声音与衣着特征,逃离方向都没问。李豹火就上来了,两下子撕烂摔到祝刚脸上,而他默默地拾起来,转身就去补课。

  2008年如愿以偿穿上警服后,祝刚依然不改任劳任怨的老黄牛“画风”。比如春节值班,他就大包大揽,让外地弟兄放心走人。他说自己出身农民,社会上没靠山,父亲一辈四弟兄三姐妹除了三伯当兵学了文化,全是一背太阳一背雨的农民,更说不上经济支撑,父母还巴望着他补贴。但自己有的是力气。从小父亲就经常对他说,“力气今天用了明天在”。何况这些活并不比田地里的更累人。 

  “祝刚这条牛闷头做事不喊累。”当年的刑警大队长谢建伟回忆时如是说。几乎每次看到祝刚,那双眼睛都是肿泡泡的,眼眶青黑。没办法,吃了刑警这碗饭,就得受这个罪——白加黑超负荷运转,甚至就是透支生命。还得加上饱一顿饿一顿。正常的生物钟与生活规律,在刑警辞典中就是一个奢侈的词。

  妻子张燕说,他下乡办案回来,经常累得像条狗,躺在沙发上几分钟就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拉起来洗脚,洗着洗着,人就打起了鼾声。大女儿已上初一,他只开过一次家长会;城区中队时,有时一个星期也没人影;到乡下派出所后,十天半月不回家是常事,许多时候自己就是“孤家寡人”。

  回顾来时路,祝刚对入警时师傅的教诲记忆犹新——当刑警必须同江湖上三教九流接触,才能找到更多的破案资源。但要站得拢,要走得开,不能自己也三教九流。用古蔺话说,“龙门阵大家摆,烟各抽各的。”还在当“义务警察”时,就有人拿钱托他办事。他一句话回过去,“你找错了庙子。”后来办理一个涉黑团伙案,对方托人带话,睁只眼闭只眼就孝敬5万。这样的事有10多起,前前后后收上来就是几十万。但他从没动过心——“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他是冲着除暴安良当的警察,不是冲着银子来的。

  红岩山大山发育了好几条小溪,这些小溪最后都汇入古蔺河,最后又进入赤水河奔向长江。我觉得这些小溪的生命历程,就如同祝刚的人生,从一个山村的孩子开始,上学读书,进大学,然后又如愿当上了警察,先在桂花派出所,然后到城区中队,又到椒园派出所,再到观文派出所,并从一个普通民警成长为古蔺县公安局中层干部。这些年,他不是先进个人,就是优秀公务员,还两次荣立三等功。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4)

  事业有成,小家庭日子也扛扛的。妻子从乡下考调进城教书——他和妻子是网恋,大学时QQ上相识,一个在泸州,一个在南充,千里姻缘QQ穿。妻子是独生女,家在成都川西坝子农村,毕业后毅然追随祝刚到了古蔺,还先他一年考入山区教师队伍。两个女儿,大女儿身高超过了妈妈,成绩稳居年级前三名;小女儿也三岁了,回家无论再累,小女儿拖鞋一递过来,全身分分钟轻松。2013年,为了方便乡下进城,祝刚硬起头皮买了一辆二手车。不过,当时还有另一层意思,希望能够请年休假带妻子女儿去风景名胜区,弥补对她们的缺失——可惜,到今天为止,还停留在计划中。 

  红岩山中的小溪最终奔向大海——地球上的生命都会为自己找到一条梦路。祝刚有的是力气,有的是干劲,有的是精神,有的是事业心。假以时日,他的工作、生活、事业、家庭,都会在他的“三大步飞身扣篮”中,展开更为广阔的天地。就像许多童话的结尾一样,“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说心里话,真希望我的笔墨就定格在上面的文字上。我真不忍心将它转入下面的叙事。

  天说变就变,童话故事才开始就戛然而止,让人要愤怒地怀疑人生——2019年5月,祝刚突然鼻血不止。到县医院处理后,医生强烈建议他马上到成都大医院检查,结果在四川省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

  网上一查,“尿毒症”三个字告诉他,就是肾出问题不能排尿新陈代谢,体内毒素与多余水分都将滞留在血液中。解决的办法就是做透析,换肾。做透析是终生,而换一个肾得几十万元。并且,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也就是再活三年、五年或十年的事……

  晴天霹雳!没有被歹徒的刀子与威胁放倒,祝刚却摊上了“尿毒症患者”这个“绰号”。想到自己才38岁,人生刚步入事业的快车道就要告别沙场与战友;想到就要离开父母妻女,并将成为他们物质和精神上的拖累……祝刚蚀骨锥心绞痛呀。那一周,是他一生中的黑色一周,几乎是水米不进。期间,曾生出了从楼上纵身一跳的绝念。

  至暗时刻,妻子挺身而出把他“拦”了下来——这个只有一米五几,属于小鸟依人型的女性,从得知他患此毒症到现在一年多,背着他时,虽然一个人哭得天昏地暗,但当他面从没流过一滴眼泪。

  ——我守着你,我跟着你,我护伺你。有我在,你就要在,你不能走!   

  ——之前是老天安排我们天南地北走在一起,现在是老天安排我们一起承担。

  ——你要和我一起,把女儿送进大学,为前后二家老人送终。

  ——你得的不是癌症,可以医治,还有希望。天无绝人之路,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你好起来!

  ——结婚这么多年,原来十天半月不见一面,现在你每天按时回家吃饭,下班一推门就能看到你。亲,天天在一起,就是蜜月呀!

  ……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条蛮牛,这个和尚,抱着妻子惊天动地痛哭——小学生一样听了小学教师妻子的话,挺起了做人的腰杆;小孩子一样乖乖听医生安排,配合透析治疗——每周一、三、五共三次,每次从中午12点到下午5点,整整5个小时。同时,在成都、重庆、广州等地排队等待合适肾源换肾。

  绕指柔化百炼钢!我强烈要求大家记住这样一个女性,她叫张燕,身材弱小,但精神与勇毅比红岩大山还高!还没谈婚论娶的小鲜肉们,找妻子一定要找这样真正过日子的人,身材、相貌、家庭这些都是外在的,不能当饭吃。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见少,相守与共,相濡以沫才是更道理。

  我专门到医院看了做透析时的祝刚。那病房如同抗战电视剧中的战地医院,分两排躺着十多个做透析的病人。  

  从祝刚左手腕流出的血液呈深黑色,暮气沉沉,通过一根管子进入透析机清除病毒,排除多余水分;清洗后的血液从透析机另一端管子流出时,则鲜红如一支生命之歌,再流回左手腕。只是我看时很捏了一手汗,真担心那管子一下破裂。突然就想到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说的,生命的倒塌,只是“嘘”一声……

  第二天在办公室,祝刚告诉我,与他一起透析的有70多人,已先先后后走了十多个。其中一个才20多岁,去泸州检查就再没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当天下午他整个人都是空的。尿毒症是活生生吃人的老虎,一年下来,一身肌肉块块爆绽的蛮牛,已被“吃”掉了50多斤,只剩可怜兮兮的110多斤,现在居然可以与县局那些以苗条著称的警花们“比美”。由于三天两头做透析,左手臂全是针眼,平常就用护袖护着,防感染。他无奈地说,这支手臂只能承重5公斤……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5)

  我那天是上午9点去的。去时他正与检察院通话,相约下午会商案子的事——他指着办公桌上案卷说,大队刚破获了一个贩卖毒品大案。现在,他是禁毒大队协助破案的副大队长——去年7月,为照顾他做透析,县局把他从观文派出所调进了城。当时局领导约法三章,中心任务就是治疗,工作先放一边,苦累已在前面,有资格吃这个老本。他断然拒绝——当盐不咸,当醋不酸,不是他的“画风”;让他吃闲饭,无异于脱警服剥皮剜心,比追加一个尿毒症还难以接受。反对有效,依然天天上班,研究案子,参加审讯,就近能出的现场绝不拉下。禁毒大队领导感慨地说,有他坐镇,年轻弟兄们上案子心头踏实。这一年来大队各项工作推进得心应手,军功章里没少他的付出。

  但有一条,他不加班——这病不能劳累,更不得熬夜,尤不可风寒感冒。这些都要命。医生说他患尿毒症的原因之一,很可能就是长期劳累过度,饮食起居严重失调。队里加班是家常便饭。一到加班,弟兄们都让他走,可他本风里来雨里去,仗剑走江湖血性汉子,每到此时,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除了觉得对不起弟兄们,更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凉。他是打心里羡慕披星戴月加班的弟兄,甚至羡慕他们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时走在大街上,他居然觉得烈日下卖西瓜的汉子与风雨中送外卖的小哥身上,都张扬出一种让人流口水的幸福神光,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一切,与他们交换那种活色生香的健康……

  祝刚当时网上查的信息有误。我在医院咨询过医生得知,如果换肾圆满,再辅以药物,三十年也可以有。而且,人类医学还在进步,也许有一天就有更理想的药物与治疗方法问世。

  祝刚信医生的。他说,现在每餐努力吃三碗饭,就是要坚持,就是要抗争。人不是生来给驳倒的,狭路相逢勇者胜,那就冒着尿毒症的炮火前进。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6)

  ——是男人就要有责任担当。他的目标是为前后二家老人养老送终,尽为人子之责;将两个孩子教养成人,完为人父之任。去年6月的一天,班主任老师来电话,说这段时间女儿上课心不在焉,精神恍惚,找她谈话,只是哭,让他好好开导。祝则不能让女儿生活在阴影中,他应该成为孩子成长路上洒满阳光的标识标牌。         

  ——不能负了妻子。此生亏欠妻子太多:2007年结婚时,自己还是待业青年,反让她娘家倒贴了几万元成家。这十多年来,更是无怨无悔操持家务,孝敬老人。2017年父亲病重住院,他在沿海办打黑案子,全赖妻子请了半月假悉心照看。自己患病之后,不离不弃——病在他身上,痛在她心上,仿佛是前世欠了他,今生来还……往事历历,他有时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世界依然精彩,活着就要正能量。我惊奇地发现,在他和张燕的微信朋友圈中,有呼吁奉献爱心救助他人的帖子;有为先进教师、扶贫模范、优秀少年投票的倡议;有为弟兄们破获大要案打赏,甚至还约起去新发现的风景区……但就没只言片语涉及他的病情——青面獠牙的尿毒症在这里上无片瓦,下无插锥之地。

  至今,祝刚的病只是身边亲人知晓,连妻子单位同事也不清楚。采访中,我曾随他驱车去城郊看一个现场,回到县局下车时,他头脸伏在方向盘上,声音带着啜泣,恳求我不要写他病情——他不需要同情,他和妻子要的是做人的尊严!

  当下夫妻俩的心思,就是望眼欲穿等待合适的肾源——等待明天,等待希望,并让等待的日子充满阳光。他们已准备好了贷款,卖房子——财物本身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毛泽东说过,“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

  在祝刚家里,有一个细节让我震撼。他细心地为一盆花浇水,呵护疼爱之情溢于脸上眼中。我倏地想起了一个关于废墟与鲜花的故事:二战后,一名美国记者来到一个被法西斯铁蹄碾为废墟的欧洲小镇,在一间破败的屋子里,发现主人正把一束花放在窗台上。当时,他心里轰然一喜:一个地方的人,只要还在心里保留着美好事物的位置,这个地方一定能得救。10年后重访故地,小镇竟然建设得比战前还漂亮……

  祝刚,他心里有花,我必须封他一个新的绰号——“花痴”!“花痴”!“花痴”!重要的事情得重复三遍。

  “花痴”祝刚,再来一个“三大步飞身扣篮”——我们都是你的啦啦队员!(作者:陈大刚)

  作者简介

陈大刚:祝刚的“绰号”(散文)(图7)

  陈大刚:古蔺赤水河边大山中五短汉子一枚。信奉出门就是硬道理一说,貌似途中一牛,生就东奔西走赶场命。性子急火,与那现实一言不合,就要拔脚上路。路上又不安份守已,喜欢胡思乱想加信笔涂鸦,跑完中国,竟然成了《笔走大中国》一书。再后又上了一个三流诗人“总有一个海湾的一块岩石,刻有你的名字”臭诗的当,就神经兮兮用双脚比划世界地图,实施个人版图的“大航海”扩张,开始寻“名”之旅。居然已得近四十国,并斗胆将美利坚、俄罗斯、法兰西、英吉利、日本大和这些牛逼国家玩弄于文字之中——现在而今眼目下,蠢牛还在途中,寻“名”之业未果,涂鸦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哟!

  (完)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