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江亲莲:晚上十点钟的来电(散文随笔)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10-23

  “嘟,嘟,嘟……”

  电话铃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弟弟的来电,心想,都夜晚十点了,正是准备睡觉的时候,弟弟一般不会轻易打电话跟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心里莫名地开始紧张了起来。

  “弟弟,怎么了?”“姐姐,妈妈今晚上吃饭的时候,突然就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来,说不了话,手脚突然就爪起来了,我们刚把妈妈送到泸州医学院,准备挂急诊,检查看是什么情况,你不要着急担心,会没事的,我先挂号去了哈。”

  听着电话那头弟弟急促的说话声,想着白天的时候,妈妈才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说是没什么大问题,然后就开了点药,还花了2000多块钱,怎么现在突然就不好了呢?

  我想起妈妈说,她曾经找人算了个“八字”,说这一年有个大的砍口,要是过不去的话,就会有极不好的后果。虽然有些迷信,但是老人嘛,心里多多少少总会有点负担,受算命先生话的影响,妈妈一直都心事重重的,也整个人都比较没有精神,总觉得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赶紧跟老公打了电话,让他先不要睡觉,等我从合江打车赶回去,一起去医院守着妈妈。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并不在市区,每回一趟家,都得坐车一小时才能到。边说,我边穿好衣服,拿上小包,就出门了,因为有些晚了,也没有专门的直达班车可以直达泸州,出门就打了个的士,到四转盘贵妃雕像处,等着的士发班车。可是,这时却没有立马要走的车,有三个车在排队发车,但都得等,要等人坐齐了才走。“妹妹,你是不是很着急呀,看你心急火燎的,家中有急事吧,这样吧,如果你想马上走,那就多花一点钱,一共120块钱,我立马送你去泸州,把你送到目的地,你就不要在这里继续等了。你看可以不嘛?”旁边有个男师傅一口说到。思索了一下,确实妈妈的身体更重要,妈妈的时间等不起,于是,我转头向师傅说到:“行,那我们快走吧,直接去泸州医学院,到点了,我们再接个人就走。”

  就这样,我跟随着师傅的脚步,开始了往泸州方向走的行程。坐在车里,心里真是无比的焦急,分别给弟弟、弟媳、爸爸、妈妈的手机都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要不就是占线,要不就是无人接听,我想是不是全部都去医院了,是不是妈妈的病情特别的严重,他们对我是不是报喜不报忧了?带着种种的猜想,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我联系了家中等候的老公,他说:“我们开车去医学院,万一一会爸爸妈妈他们要用车也方便点,对了,我们妈妈都要一路去医院,看有啥忙可以帮的,你要到了不嘛,我们都收拾好了在楼下等你。”

  听着老公和婆婆都已经准备好,就等我到家一起去医院了,心里真的特别的感动,因为婆婆已是近70岁的人啦,每天还要照顾家里、张罗孩子上学的一切,实属不容易,我没想到她居然提出来要跟我们一起去医院看妈妈。50多分钟的车程,终于到家楼下了。老公开车,我们一家子就这样急急忙忙地去了医院。赶到医院时,妈妈已经送往抢救室,做完了全面的腹部彩超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让第二天白天再做胃镜、消化科等一些检查,再看情况如何,弟弟呢,正守着妈妈输液,等液体输完缓解症状就可以回家了。

  因为疫情的影响,哪怕是挂的急诊,一个病人也只能有一个家属陪同照顾,所以爸爸、弟媳、老公、婆婆和我只能焦急地站在急诊大楼门外,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着妈妈输完液体出来。凌晨的夜空,本该是漆黑的一片,可是在医院这片天空中,由于路灯、车灯、手机光亮等的交织,原本的黑夜被照耀的透亮透亮的,我们站在灯光下,任凭冷夜的寒风吹得直跺脚,我们双手插在衣兜裤兜里,身体冻得有些佝偻,但等待陪伴的心从没改变。

  爸爸见我怀着几个月的身孕,站在风里等了大半个小时还没出来,就让我先回家,说妈妈肯定没事的,怕我也跟着生病还要影响工作就不好了。我说,“妈妈都还没出来,等到妈妈输完液出来再说,放心吧,爸爸,我没事的。”终于等到了近凌晨一点钟,妈妈输完液了,弟弟把妈妈背出来了,我们一行人赶忙搭上双手接住妈妈。弟弟要去开车出来,把妈妈带回家,我就让弟弟把妈妈靠向老公坐着,头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手抱着妈妈。我呢,一手扶着妈妈头,不让妈妈的头倒向冰冷的墙壁,一手牵着妈妈的手,让妈妈觉得不孤单。

  看着妈妈苍白又带着臃肿的脸庞,浮肿的双眼紧密着,泪水却一直留着,嘴里还时不时地说出一声:“今天又花了很多钱,两个小娃儿还没人带的,还是觉得浑身痛,出不了气的感觉……”妈妈平常的身材在这时显得是那么渺小,生病疼痛之时,那些放不下的活路,舍不得的辛苦钱,心中顿时百感交集。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地陪在妈妈身边,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有需要,我都要尽最大的努力赶到妈妈身边,让她没有孤单感,不管做什么,心里都有一丝丝的慰藉。我知道妈妈和爸爸,余下的时光并不多,父母在不远游,父母在回家才更觉温馨和有爱,父母在几个兄弟姊妹才能更好的团在周围话家常,所以每逢周末节假日,我总会携家带口赶回爸爸妈妈家,和爸爸妈妈说说话,吃顿家常便饭,为他们做点家常菜等等,都觉得特别的开心和满足,这也是我为人子女该有的责任,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懂得百善孝为先的道理。

  把妈妈送回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老公把妈妈抱回床上,我给妈妈换好了衣服,把被子给妈妈盖好,就小声对着妈妈说,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然后关上房门,我们一大家子坐在客厅里,讨论着妈妈今日的突然发病,翻看着妈妈白天的检查报告单,确实很多小指标有问题,大的检查结果还是让人淡定的,猜想妈妈今天的症状应该是身体本身确实有一些问题,再加上一直都心理背负的思想包袱比较重,才会导致今天的这样吓人状况。

  我和爸爸沟通了自己的想法,也请爸爸以后多注意和妈妈思想上的沟通,减轻她的心理负担,同时多吃点新鲜蔬菜、水果和清淡暖胃的饮食。爸爸也说,今天确实被妈妈发病吓到了,妈妈从来没有这样过。不管怎么说,惊险的一天总算是过去了。推开门看着妈妈卷曲着身体确是睡着的样子,我心里也放心多了。和弟弟交代一番后,我也准备离开了,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了,第二天的工作还得继续。

  父母,把这一辈子最好的东西都赐予了我们,最好的年华也耗在陪我们长大的路上了,一生都在为子女奔波着,无怨无悔的为子女着想着。我们呢,作为子女,能做的就是把能想到的、能做到的事情都全力做好,陪父母慢慢变老,他们在的时候开心快乐度过每一天,他们年华老去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不再有遗憾。

  个人简介:

  江亲莲(笔名),四川泸州人,基层工作者,系泸州市区县作家协会会员。以君子立世当刚毅坚卓为座右铭,乐意用甘心情愿的态度,纵享随遇而安的精彩。

  (完)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