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杨光英随笔:隔离的日子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2-07

 2020年正月初一。一大早,温洪接到几个电话:“温老板,正月初三的八桌年酒不办了”“初四,我们预定的36桌婚宴取消”,寿宴、满月酒、聚会取消……那么多人退了?看新闻才知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正月初一晚上,他就主动给一些客户打电话,退酒席,退定金。到晚上九点半,除铁哥们余小斌外,其余客户定的宴席都取消了。

 余小斌家住县城郊区,提前三个月就在温洪的泸城大酒店定了正月初四儿子的婚宴。初一晚上十点,温洪正要给余小斌打电话,电话响了:“我知道现在的情况,我只有这一个孩子,婚姻是终身大事。儿媳后家是江西的,几个亲人和伴娘,初一就到了我家。朋友就算了,就亲戚聚聚,六桌可以不?不放鞭炮,婚庆公司退了,就简单举行一个婚礼,不用麦克风……”“小斌,我们是战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我理解你的心情。可这个疫情很突然,武汉都封城了,很严重。国家的大事,政府的倡导,不能违背,我是党员呀,要带头……”温洪还没说完,余小斌就挂了电话。

杨光英随笔:隔离的日子(图1)

 温洪,四十多岁,退伍军人,先后做过几种生意,三年前才接手餐饮生意,前两年都没赚什么钱,第三年是最旺盛的时期。从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十五,天天有人定酒宴。就看到过年的生意最好,现在退订了!这两天他都辗转不能入眠,估计损失十万左右。妻子天天在镇医院上班,儿子读大三,女儿读小学,父亲三年前病逝。母亲每天上午买菜做家务,下午和老朋友转耍。

 腊月二十九晚,温洪一家因与湖北黄冈回乡的哥哥一家五口吃了团年饭(正月初二,哥哥有点发烧咳嗽),成为疑似冠状病毒者,在医院隔离观察。初三,除妻子小霞值班没参加聚餐外,温洪一家有四人被隔离了,哥哥一家其余四口也在家隔离。

 一听说隔离14天,大家都蒙了。

 温洪住的小区有两家人被隔离,社区有人监督,也帮买一些生活用品。医生每天去看望两次,测量体温,问是否咳嗽。他家住2栋三楼,另一家住4栋六楼,没有电梯。工作人员每天爬楼梯很辛苦。

 每天,温明做饭、看手机上的信息、陪女儿做作业。母亲看电视,儿子在房间玩手机、看书。

杨光英随笔:隔离的日子(图2)

 正月初五,儿子小鑫站在窗前,对父亲说:“爸爸,目前口罩紧缺,我看见从楼下过的一个老人戴的口罩是用桔子壳做的。我同学姐姐在外国旅游,买了些口罩回来全部捐给了湖北的医院。”温明想了想:“你妈妈医院的口罩也紧缺了,家里只剩几个了。你奶奶手巧,她做口罩的视频可以发出去,让更多的人学。”于是,全家人准备做口罩,奶奶看了看家里的口罩,拿出纱布、针线、剪刀,小鑫说中间放一层保鲜膜,在纱布上洒点酒精。经过几次试验,大家满意的自制口罩视频完成了。

 初六,余小斌在微信里给温明语音留言:“我完全理解政府取消一切聚会活动的举措。初四我们就在家里,一桌人,给儿子儿媳举行了婚礼,亲家也理解。儿媳娘家几个是从外地来的,都在家自觉隔离。儿子儿媳都去当志愿者了。我表妹是泸医的医生,都去驰援武汉了。我都想为武汉捐一车蔬菜,又太远,不晓得到该做点什么……”

 初七下午,小鑫又对温明说:“ 爸爸,我是学医的,很想到就近的医院帮忙。”温明说:“你大爸还没确诊,我们要好好待在家,两周后才能出去。”温明和儿子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了,小鑫有时也从房间出来和大家一起看电视新闻。温明很高兴,往年的寒假,儿子与同学一起聚的时间多,在家吃饭都在看手机。现在儿子想做有意义的事了。

 正月初九,隔离第七天,母亲站在窗前,跺着脚说:“一个星期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想去小区转转,几十岁了,从来没被关过……”母亲想她的老朋友了,温明看到母亲的眼睛都红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就陪母亲聊天,给她说了当前防疫的形势。女儿小玥说:“爸爸,我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和粉蒸鱼,哥哥想吃妈妈做的猪儿粑!”社区人来了,温明请他们又买了些吃的。第二天,排骨买到后,张阿姨跑了几处才买到草鱼。妻子小霞,利用换班时间亲自买叶儿粑粉,做了二十多个猪儿粑,正月初十上午就开着车回到县城,只能戴着口罩在家门口和家人聊一会儿,把猪儿粑放门口就回单位去了。小玥在窗前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哭了,大声说:“妈妈,我们爱你,注意安全!”

 中午,大家吃着猪儿粑,温明的粉蒸鱼还没上桌,母亲感觉自己不舒服,有点咳嗽,一量体温38.5度。温明赶紧给每天来量体温的医生打电话,医生说,年纪大了,有些感冒和病毒肺炎不好区分,还是送医院检查吧!

 温明不敢出去,随即给妻子打电话。小霞赶到县医院,医生看了拍的x光片后,说要转到市定点医院确诊。小霞立即开车回家,叫老公拿了婆婆和自己的生活用品,到了市医院,住了一晚。温明很担心,刚才哥哥被确诊是冠状病毒者,虽不严重,也担心,不要让母亲知道了。老年人抵御力差,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他坐立不安,想想母亲,父亲和她的感情不好,原来在农村吃了很多苦,节衣缩食供两兄弟读书,又把三个孙子带大了。过度劳累,自己身体不好了:风湿病、支气管炎、胃炎、腰椎追盘突出,背都驼了。去年才动过一次大手术。八年前带小玥才到县城同自己住的。自己一直都忙,每天早出晚归,难得给母亲聊几句,都没有耐心,有时还凶她。想着想着,温明眼泪就流出来了。他几次给妻子打电话,问病情。第二天母亲就出院了,医生说老人心情不好,容易感冒,加上支气管炎,肺部不够清晰。县医院用车把母亲送到家。回家后 ,母亲再也不说出去了,脾气也没有那么暴躁了,对儿媳看法也变了。

 隔离的日子,温明思考了很多:仔细看看年过七旬的母亲,脸上的老年斑越来越多,头发快白完了,以前对爸爸也不够耐心,两爷子常吵,真后悔!两个孩子自己管得很少,沟通不多;不要只为了所谓的事业,不顾自己的身体,自己倒下了,一家人怎么办?这次,那么多医生护士在一线拼命战斗,看着那些图片就流泪,以后医患关系该有改善了吧?四年前妻子被病人打一耳光的事还历历在目;同行里,也有一些人为了赚钱,不顾食材质量,自己还是坚持不赚昧心钱;2003年的非典也与现在的病原相似,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多大的危害呀!那些被病毒感染死亡的人,牵动多少个家庭呀……我打算捐两千元,表表心意!

 小鑫也长大了,也在思考,他在日记中写道:

 “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科学医疗体系的重要性。在初期,武汉医疗资源紧缺。医疗问题的核心是什么呢?医疗资源的更加合理的分配?关键时刻医疗资源的调度能力?疫情过后,等待着我们去探索。第二,我们不能按时开学,“线上教育”很重要。传统的学习也要加速转型。以前知识传播只能在教室才能发生的,而现在一个老师可以在线上给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人乃至几十万人授课,体现了线上教育的优势。还有线上办公。互联网越来越重要了。但那些家里没电脑的山区孩子呢?每天盯着电脑手机学习,学生的视力肯定下降。 唉!第三,这几天,被病冠状毒感染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被感染的李文亮医生也离世了……现在,我打算考研读博了,学更多的知识,像医学专家钟南山、李兰娟等那样,为更多的人服务……”

 小鑫站立来望望外,对爸爸说,明天隔离期就满了!(杨光英)

 作者介绍

4-20020G52505137.jpg

 杨光英,四川泸县人。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泸州市评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坚持业余创作30多年,有数百篇散文在各级报刊发表,合著《逝水留香》,出版个人散文集《心境向暖》。喜欢与书本写作为伴,与音乐旅游交友。

 (完)

编辑:成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