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地区综合性门户网站

宜宾屏山:惊险!进山采药被黑熊咬掉半边脸,捡回一条命后,他至今都害怕

川南在线  发布时间:2020-05-21

 5月17日,四川江油市马角镇沉水村,3名村民先后被黑熊咬死,惨剧令人震惊。

 而在2018年3月,距沉水村500多公里外的宜宾屏山龙华镇盘龙坝,时年47岁的村民周某也曾突遇黑熊袭击,半边脸被咬掉。虽然后经抢救“熊口逃生”,但周某至今仍有心理阴影,不敢再独自进山林。

4-2005210S33D26.jpg

现在的周某仍有心理阴影

 而当时与周某一起进山采药、眼见他被咬伤的21岁小伙阳碧聪,更是事后连续做了一个多月的恶梦,至今不敢再走盘龙坝。

 5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赶赴宜宾屏山县龙华镇,独家对话周某和阳碧聪,他们讲述了“熊口余生”的这两年……

4-2005210S416123.jpg

点击图片可观看视频

 【被熊咬伤毁容】

 经历七次手术,左眼失明,鼻子再造

 今年49岁的周某已看不出真实年龄,因为他脸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已经掩盖了皱纹。

 被熊袭击后,他前后经历了七次手术,完全变了模样:原来高高的鼻子,似乎已经从脸上消失,两个大小不一的鼻孔,埋在两腮中间……

4-2005210S50T96.jpg

经历了七次手术的周某完全变了模样

 因为被熊咬烂了脸,鼻子直接被咬掉。为了能让周某呼吸,整形医生从他的脸部、头皮取下肌肉组织和皮肤,为他“做”了一个新鼻子。

 黑熊在攻击周某的过程中,还咬破了他的左眼球。在创伤性外伤治愈后,周某清又先后前往成都,安装了左眼的假眼球。假眼球根本无法转动,也没有视力。

 “看到他受伤的样子,脸上血肉模糊,鼻子的位置是黑咕隆咚一个洞。”周某82岁的父亲至今仍然记得儿子被黑熊咬伤的那一幕。当时,他就看了一眼,险些晕倒。

 “你们快看,那个人,他鼻子是歪的!”前不久,周某在回家路上,碰到几个放学回家的孩子朝他喊。“我这张脸,他们不怕,只是笑话我。”周某说,毁容了,孩子们笑话他,他只能假装没听见。

 好在周某两岁多的外孙女并不怕他,也不笑他,还经常在他怀里撒娇。

 【进山采药遇袭】

 半路与熊面对面,没来得及反应就失去知觉

 关于黑熊如何袭击自己,周某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局促不安。在讲述过程时,他四肢不停地晃动、搓揉,甚至回避他人的目光。

 据周某回忆,事发时间为2018年3月30日中午12点左右,他和邻居阳少辉、阳碧聪父子前往十多公里外的老君山麓盘龙坝,进入深山沟寻找草药“重楼”。

4-2005210S60BM.jpg

周某被熊攻击的大概区域

 “重楼”是老君山一带山区天然草药,其块茎是中药材,具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凉肝定惊等功效。最贵时,生料能卖240元/公斤。

 周某一行三人到达盘龙坝柏杨沟后,分头进入山沟密林中寻找草药。虽然老君山是川南名山,但周某、阳少辉、阳碧聪三人从未到过这里,对当地地形地貌、野生动物分布情况并不清楚。

 阳碧聪回忆,三人分散各约300米,分别向山上挺进。在此过程中,他听到令人恐惧的野生动物吼叫声。因为以前没听到过野熊叫,阳碧聪以为是野猪叫。

 阳碧聪刚好与父亲汇合,听到动物吼叫后拨打周某电话,无人接听。其实就在阳碧聪听到动物叫声之前,周某清正沿坡地往上走。他一抬头,看到前方几米处,一头站立的黑熊与他面对面,正盯着他。

 “我一下就知道遇到熊了,电视里见过。”周某回忆,野熊全身黑毛,约有一人来高,估计两百多斤。四眼突然相对,似乎熊也吓了一跳,“我是吓傻了吧,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失去了知觉”。

 两年来,周某时时想起与熊遭遇的一幕,但他的记忆都停留在看见黑熊时惊悚的瞬间。黑熊是如何攻击他的,他至今没有印象。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某清醒过来,黑熊不见了,自己的左眼已看不见东西,右眼模糊,浑身的衣服被撕破,身上到处都是血。“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在破衣服里摸了半天,才找到手机。”随后不久,阳家父子赶来将他背下了山。

 【心理压力巨大】

 一年多不敢出门,不敢照镜子,拒绝与人交往

 周某被野熊袭击伤势之重,很多人都以为他活不下来了。

 在宜宾的医院住院70多天后,周某捡回一条命。但他的整张脸已经变形,尤其是鼻子部分,左眼没有眼珠,眼眶深深地陷了进去。

 当地人的习惯,农闲时每逢赶场天,村民都会去龙华镇赶场。但周某从医院回家后,有巨大的心理压力,不敢照镜子,不敢出门,整天躲在家里。家里来了客人,也不敢出来见面。

 “他们叫我赶场,我说我不去。”周某告诉红星新闻,被熊咬伤毁容带来的心理压力困扰了他一年多。那一年多,他从内心里抗拒与外人交往、抗拒出门……直到最近大半年才有所好转。

 5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屏山龙华街村及附近村子走访,村民们基本都知道周某被野熊咬伤的事情。“他被咬那天,整个龙华就轰动了,那时候大家都担心他挺不过来。最近偶尔能看到他赶场。”一位商铺老板告诉红星新闻。

 “现在我觉得心理包袱已经放下了,反正(脸)成了这个样子,再想也不能复原,不如不想。”如今,周某能“勇敢”地走在龙华街上,偶有异样的眼光,但他过了自己那一关,反而觉得无所谓。

 但是,对于深山密林的恐惧感,他依然没有消除。出院近两年,周某再也没有去过盘龙坝方向,甚至根本不愿意再提起那个地名。

 “在家附近干农活,一个人太靠近林子,心里就发虚。”周某告诉红星新闻,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去深山老林,更不会去老君山。

 【留下终身残疾】

 听力和脑力衰退,当地政府为其解决低保问题

 被野熊咬伤,除了给周某留下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残疾和伤痛也将伴随他终生。

 由于眼睛受损严重,即使安了假眼球,他的双眼仍不停地流泪,每隔十几分钟,周某就要拿纸巾搽拭眼泪,“每天早上,左眼眶里流出来的都是脓水”。

 不仅如此,周某仅剩的右眼视力也越来越模糊。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周某拿手机给阳碧聪打电话,要把手臂完全打直尽量远离眼球,才看得清名字。他说:“远点还可以,近了反而看不见,有时候树枝都戳到眼珠了,还没看见。”

 另外,呼吸也是个很大的问题。由于右鼻孔明显偏小,他常常感觉右鼻孔呼吸不畅,尤其夜里更加明显。“人造”的新鼻子似乎无法分泌黏液,他必须借助手,捏住鼻子用力往外喷气,才能喷出杂质,而且都是干燥的。

 受伤这两年,周某说自己明显感觉听力和脑力都大不如前。有时候,左耳朵听不清别人说的话;有时候,思维不集中,或者词不达意。他也不能被太阳暴晒,否则就会头痛,脸上伤口也痛。

4-2005210SP02Q.jpg

周某身上的伤疤

 至今,周某的整张脸都是麻木的,包括右上方三颗牙齿,也没什么知觉。其右上唇明显肿大,“稍微按一下,就疼痛难忍,扯到整张脸都痛。那种痛感不同于刀伤斧削,痛得锥心。”此外,周某身上的伤疤还常常发痒,感觉是皮肤里面发痒。

 在野熊袭击时,周某的双手掌均不同程度被撕裂。打入钢板、钢针固定骨头,周某至今不能太用力,否则伤口就痛。因此,即使恢复到当前最好的状态,周某也不能干重活,他这根家里的顶梁柱已然倒塌。

 目前,当地政府为周某一家解决了农村低保问题。周某“残评”被定为四级伤残,丧失了部分劳动能力,其妻子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养家。周某和老父亲守着两亩多地的茶叶,生活上勉强够开支。

 【同伴心有余悸】

 做了一个多月噩梦,呼吁重视“野生动物伤人事件”

 第一个目睹周某被野熊咬伤惨状的阳碧聪,事后做了一个多月的噩梦。

 阳碧聪告诉红星新闻,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周某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以至于事后晚上睡觉,一闭眼就是周某血糊糊的脸,每天半夜都被噩梦惊醒。

4-2005210SSW18.jpg

周某和阳碧聪(右)

 后来随着时间推移,他才开始慢慢淡忘这件事,走出心理阴影,开启正常生活。阳碧聪告诉红星新闻,唯一幸运的是,周某事件让龙华当地的村民们都提高了防范野生动物伤人的安全意识。“年轻人,都自觉了,不敢往深山老林去。家长也拿这个血淋淋的例子教育孩子,远离野生动物”。

 阳碧聪说,周某被熊咬伤前,作为一名21岁的成年人,他从来没有认真关注和思考过野生动物的事情。虽然早就听说老君山有熊,但从没想过野熊能跟自己扯上什么关系。事后,他学习了大量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并提高了安全防范意识。

 “我们和野生动物遇上了,跑又跑不赢,躲又躲不脱,怎么办?”阳碧聪说,随着生态环境的好转,野生动物数量逐渐增多,与人争食、伤人甚至杀人的事件也会增多。“保护野生动物,我们山区的农民都是大力支持的。但是在保护好野生动物的同时,如何减少和杜绝野生动物伤人,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重视”。(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成欣


关注川南在线网微信公众号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