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群众点菜丰富文化 村民不再是台下客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9/11/29 11:31:46

  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生日乔迁,我们总要摆酒设宴,安排几桌或者十几桌的宴席,相邀亲友一起度过。这种固有模式是我们的一种“习俗”,也是生活中的一种“仪式感”。

  在广大农村中,坝坝宴是一件很普遍,却又是农民很重视的大事情。近年来,无论是红事还是白事,总会在坝坝宴上看到有一些文艺表演来助兴,来增加这种“仪式感”,在仪式感中烘托氛围,追忆往事,感受心情,进行情绪引导。

  相聚一堂共话欢庆

  “在您80生日寿辰之时,我最敬爱的母亲,请您接受儿女们深深的一拜。把一首《亲爱的妈妈》献给您,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11月16日,农历十月二十,泸州腾飞演艺公司应刘国祥的女婿、女儿邀请来到江阳区分水岭镇石佛村演出,为刘国祥老人80大寿助兴。

  “办生日酒,图的就是热闹和喜庆。”老太太刘国祥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打工归来的儿子出面请来厨师办起了坝坝宴,款待乡亲们。“这是农历8月定下的演出。当时,歌舞团在我家演出时,我看到节目精彩定下了。”刘国祥大女儿刘福群介绍说,“当时是演出淡季,我交了600元定金。如果现在请的话,得1000元以上。”

  “像我们这种团,农村‘红白喜’事演出费一场少则4—6千元,多的上万。”泸州腾飞演艺公司工作人员李飞告诉本报记者,收费主要是按照节目的时长和内容,再根据标准统一收费。据李飞介绍,现在是演出的淡季,一个月只有3、4场,而旺季集中在春节、国庆期间,一个周就有4、5场。“很多人会赶在春节前办婚事、寿庆,既增加了节日的喜庆,又联络了大家的感情。”李飞表示,农村人一家办喜事,一个生产队的都来帮忙,那种和谐、热闹是城里没法比拟的。

  本土文艺自强不息

  近年来,泸州腾飞演艺公司表演团队以宣传党的政策方针、关爱弱势群体、宣扬好婆媳关系、倡导移风易俗简办红白喜事等内容为主题,自编自演小品、歌舞、快板等文艺节目,活跃在城区大街小巷、乡村田野,让群众享受到一台台独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大餐。

  据了解,像泸州腾飞演艺公司这样面向基层群众的民间艺术团队在民间演艺之乡——泸县还有很多。记者从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公共服务科了解到,泸县共有100多支演出团队,为增强辐射范围,成功组建了西南农民演艺联盟。探索打造以演艺人才培养、演艺服务输出为核心,辐射带动城乡三级以及川、渝、黔的公共文化圈,农民演艺参与政府购买公益性文艺演出逐渐形成常态。农民演艺在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纯朴民风,推动乡村振兴方面的作用更加明显。

  “我们演员阵容大,储备节目多,最擅长把节目编排与‘三农’工作相结合,传播文明、以文化人,深受边远山乡群众所喜爱。”“舞台也是擂台,我们就是要把最好的节目奉献给家乡父老,把自己的牌子树好。”联盟成员们表示,泸州的传统民间艺术龙舞、得胜花灯、百和莲枪、玄滩狮舞、牛滩马儿灯、玄滩薅秧歌、福集耍锣等,要在时代发展中同步发展提升,要“引”“磨”并修,才能打造出更多的文艺精品。

  相较以往,在给群众带来喜闻乐见的精彩节目时,演艺团队现在需不断思考和探索本土文化的发展路径才能脱颖而出。

  锣鼓鞭炮震响乡里

  据悉,泸州市民间文艺团队最初出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主要以民间乐队的形式出现,以歌曲演唱为主,团队人员一般在3至5人,设施设备也比较简陋,只是在农村举办“红白事”时才进行表演。

  “当初可没有现在舞台的led灯背景墙,就用几块窗帘来搭,舞台就是几张四方桌拼的。灯光就用瓦数大的灯泡,能让群众看清楚就行。”回想起那时的表演过程,从事三十年演艺的李博宇仍印象如初。“我们在台上表演时动作都不敢太大,桌子晃动得一不小心就会踩空。”李博宇回忆说,早期的演艺节目很简单,主要是小品、说书,音乐是唢呐、锣鼓为主。

  虽然节目类型简单,但丝毫不影响观众的喜爱度。一家有表演,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来看。“在农村很少能看到节目表演,也没什么娱乐项目。一旦听说哪里有表演,那可是一传十,十传百,不管认不认识主人家,大伙再远都会过去。”泸县百合村村民李国福告诉记者,当时为了抢前排的座位,天刚刚亮就出发,那盛况就像现在的年轻人去看明星演唱会。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是市民张罗福儿时对表演的初体验。“不太记得当时看了哪些节目,总之就是热闹。”张罗福告诉记者,4岁时他跟随父母到一农户家中看演出,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表演。

  即兴而起尽皆舞台

  随着农村生活的逐渐改变,富裕起来的群众对文化生活的渴求越来越强烈。在此背景下,形式多样、风格不一的合唱团、演艺公司、文艺协会等民间文艺团队应运而生、不断壮大,他们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七八十人,活跃在各县区的大街小巷、村寨农家。

  刁维琼从泸县文工团退休后,也成立了自己的演艺团队。“我们团队有20多人,门店开张、‘红白事’,只要有邀请都会组织大家去。”据刁维琼介绍,她们团队的节目主要以唱歌、戏曲、舞蹈等传统节目为主,覆盖老中青三代人的喜好。

  从起初的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几十人,短短几年时间,刁维琼的团队不仅拥有演唱队,灯光、架子鼓、大小号、电子琴等设施也一应俱全。聊起职业生涯,刁维琼打开了话匣。“无论是舞美、还是音响灯光等设备,现在的舞台好太多了,以前都是自己搭舞台,大家统一行动。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去贵州、成都等泸州的周边地区演出,一上车就是几十个小时。”刁阿姨回忆那段艰苦岁月仍直摇头。

  田间、校园、院坝,只要能搭建台子的地方,就是舞台。“以前交通不便,设施条件等等都有限,有些偏远地方的村民或许一年就只能看到一场演出,而现在到处都可以看演出。”刁维琼说。

  记者了解到,泸县通过整合农民演艺团队4辆“流动舞台车”,常年下乡开展艺术普及活动,2017-2018年激情广场大家乐、百姓乐坛共演出180余场次,40个贫困村文艺培训实现全覆盖,实现活动“周周有”。

  从唢呐、锣鼓,再到电子琴、电子鼓,表演的形式和内容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演艺团队表示,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从“端菜”到群众“点菜”、群众自己“做菜”,这也极大地激发了文化创造活力。如今,上规模、出精品、树品牌,更好地满足乡村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是他们共同追求的目标。(新报记者  王延峰)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