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剃头匠:举天下头等大事 理人世万缕青丝

再见老行当 泸州36行(一)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9/11/28 17:14:35

  编者按

  老行当,曾经和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伴随着人们曾经的生活轨迹,它们是时代的缩影,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再见老行当,让人怀旧遐想。而那些还在从事着传统的手工艺劳动者们,在这个潮涌的时代,用他们的坚守,向人们记述着历史的昨天。走近老行当,就像回到了那已经离我们远去的年月。

  泸州是一座古城,曾经走街串巷的剃头挑子,是老泸州人特别熟悉的场景。剪头发,一些人称之为理发,而在老人口中,都称它为“剃头”。“剃头挑子一头热”是早年间传下来的俗谚,可如今的泸州街头,剃头挑子没人挑了,却生出不少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头发,更有了不少离子烫、玉米烫、陶瓷烫、锡纸烫、空气烫、烟花烫等等新名词,在剃头不仅仅是将头发剪短的年代里,这一切都是当年的剃头匠无法想象的。而在这个城市的一些角落,仍有着这样一群人,一面镜子、一张椅;一幅剪子、一把刀,干着“举天下头等大事,理人世万缕青丝”的老营生。

  朝代更迭引发的头发革命

  剃头匠是指过去以理发为职业的匠人,最早的剃头匠出现在清朝时期,在汉族的传统思想中,人们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因此头发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随意修剪。

  直到清朝初期,朝廷颁布了剃发令,命令百姓将头发修剪为满族发式以示归顺,为了使剃头令得以实施,清政府还在路边设置了专门的剃头摊子,看见有不按满族传统理发之人便强行为其剃发,若有负隅顽抗者就会抓起来甚至直接杀头。在这种高压政策的威胁下,老百姓才慢慢习惯了满族的发式,并且习惯了剃头的风俗。因此,最早的剃头匠是由官府指定的,慢慢地才在民间流传开来。

  在过去,剃头匠使用的主要工具都放在一个剃头挑子里,在挑子的一头挑着一个木制的小圆笼,圆笼的下方有用于支撑的小脚,在圆笼内放有一个炭炉,炭炉中一直放着燃烧的木炭,在圆笼上放着个大铜盆,铜盆里盛着水,在炭的加热下,铜盆里的水可以保持一个适宜的温度。正是由于剃头匠的挑子一头始终放着炭火和热水,因此在民间也有“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俗语。

  在过去,好的剃头匠除了要拥有精湛的剃头技术之外,还必须会梳头、编辫、刮胡子、掏耳朵等相关的技术,一些有经验的剃头匠甚至还会推拿、按摩,因此对于老百姓来说,剃头也是一种享受。

  城墙下的坚守 为生计而坚持

  我们年轻一代,要剪上一个好发型,自然会选择现在时尚的美发店,然而对于中老年人来说,那把木头凳、那把推子和剃刀,才是他们往昔的记忆。

  一面镜子一张椅,一把剪刀剃千丝。自1996年开始,自贡人陈师傅便在泸州城桓的凝光门前,这个充满历史气息的角落扎了根。“少时家贫,没读过书。为了生活,花了一年时间才学得这个营生。出师以后,我就从自贡来到了这里,一干就是二十来年。”谈起入行,陈师傅感慨,不识字是一生的遗憾。

  改革开放后,年轻男女纷纷走进城市大街小巷的发廊、美发店,剃头匠也日渐“失宠”。“以前一天到晚忙都忙不过来,现在……”谈起生意的变化,陈师傅显得有些担忧却又无奈。“年纪大了,没有别的收入,也没有医保,除了干这个,我真没别的活路了。说的夸张点,我连病都不敢生,一生病就没饭吃咯。”为了生计,陈师傅一直在坚持。

  所幸的是,许多老年人或出于接受不了各种发廊、美发店高昂的价格;抑或是“迷恋”陈师傅廉价却精湛的手艺,依然愿意光顾陈师傅的生意。理发加修面7元、单独修面4元,相对于发廊动辄几十元的价格,在很多老主顾看来,在陈师傅这里理发,算得上是物美价廉了。

  如今,陈师傅的顾客多是常年的老主顾。很多顾客自他来到泸州便一直陪伴着他。陈师傅笑称:“他们就是我的衣食父母。”

  放不下的剃刀 舍不掉的主顾

  离开凝光门,记者来到小市,这个泸州曾经最繁华的街区,随着城市的发展,商业中心的转移,这里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显得有些颓败。在四川龙马潭农商银行旁的小巷里,我们见到了另外一位剃头匠,巧的是,这位师傅也姓陈,当记者向他提及凝光门旁的剃头师傅和他同姓时,他开玩笑说:“估计这就是泸州剃头匠是一家了。”

  和凝光门前的陈师傅不同,这位陈师傅可以说是“科班”出身,早前,陈师傅隶属于泸州市理发美容服务公司,从业至今已40年,而从1993年开始在这个小巷中摆摊至今也已是第26个年头。“2008年下岗后,这便是我唯一的工作。每月能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也算是能过活了。”

  年逾花甲,陈师傅却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剃刀。“没办法,干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对于自己,还是顾客,都已经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了。”对于陈师傅,这已经不仅仅是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更是自己和周遭居民生活的一部分。陈师傅说,好多老主顾都打过招呼了,要是哪天我不想干了,一定提前半年通知他们,毕竟,在城里要找我们这样的剃头匠不是那么容易了,得给他们些时间找下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师傅正在给一位叶姓老主顾修面。叶先生告诉记者:“我已经在老陈这里理发修面20多年了,老陈手艺好,在他这里修面是一种享受,舒服得很。小伙子,你试一下嘛,绝对比那些发廊手艺好。”婉谢叶先生的好意推荐,记者提出想要拍一下陈师傅的工具,却引发了陈师傅的一顿吐槽:“现在的东西质量是大不如前了,以前一把剃刀能用好些年,现在的剃刀不耐磨,用不了几年就得换。”说完,陈师傅从工具箱里扒拉出了一把造型特异的吹风机。这把万里牌吹风机已经20多年了,现在还能用,不过我已经舍不得用了,这样的老物件儿,用坏了可惜。

  现如今,挑着剃头挑子走街串巷替人们理发刮胡子掏耳朵的剃头匠已经失去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环境更好的理发店。但是这些剃头匠的出现、兴盛、衰落、消失却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历史见证,它见证了各个时期的社会变迁,也见证了过去老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新报记者  夏海)

  征集:

  红尘滚滚,曾经支撑着人们生产与生活的老行当已日渐凋零。你身边,有这样的老行当么?有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着传统手工艺的匠人么?亦或者你就是他们的其中之一。为真实记录泸州老行当,为下一代留下这些不该忘却的记忆,欢迎广大读者来稿或提供新闻线索。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