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古蔺:村翁习性不浮华 只种桑麻不种花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9/8/6 17:04:04

  中国是世界蚕桑业的发源地。蚕丝利用、野蚕驯化、种桑养蚕,皆起源于我国,传播于我国。种桑养蚕是我国古代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之一。世界上所有养蚕国家,最初的蚕种和养蚕方法,都是直接或间接从我国传去的。蚕桑业的传播还孕育了闻名世界的“丝绸之路”。

  近日,一则关于泸州市古蔺县青龙蚕桑专业合作社大力开展蚕桑养殖,使颓败的蚕桑业“重生”,并形成一条集栽桑、养蚕、产茧、收茧、生产为一体的产业链,带动周边群众脱贫致富的新闻报道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既然是重生,那曾经的泸州蚕桑业究竟是何状况,又因何濒死?作为拥有良好的气候、水源、土地资源,的泸州,蚕桑业为何发展缓慢?酒城新报记者将带您一探究竟。

  往昔峥嵘  川南遍地种桑麻

  泸州地处川西盆中丘陵地带,气候温和,水源丰富,土地肥沃,适于栽桑养蚕,发展蚕业。据史料记载,早在战国时期,江阳已经盛产桑蚕、麻芋等物品。西汉景帝六年(公元前157年),赵相苏嘉被封为江阳侯,当时的江阳侯国“重农桑,开吁陌,利交通,便商贾”,为全蜀有名的经济富庶之区。《唐志》记载:泸州直隶州,有蚕丝织物贡品“贡葛”。《永乐大典》记载:

  元至元22年(公元1285年),泸州粮食丰盈,商品农作物亦随之增多,主要有蚕桑等,当时岁交夏税蚕丝达8462斤。清光绪12年(公元1886年),巡道沈守谦购湖桑10万株,植于泸县城外堤岸,以为民倡。……光绪31年,泸县城北宝莲寺设蚕桑讲习所,种桑树以广利源。次年纳溪县署拨银40两,购买桑苗10万株,觅地种植,以期推广。宣统三年(1911年),纳溪县设蚕桑传习所,将王琳寺田土及营地提作蚕桑经费,种植湖桑150株,当年收茧30公斤……民国lh 年(1915年)9月,四川省蚕务局在泸县等15县设立县蚕务局。民国6年,纳溪县蚕务局佃东门外保婴堂官地一段,种桑树数千株,修蚕室一幢。民国10年,纳溪县试产“花绸屏障4筒、出日生丝2盒、蚕茧4盒”于川南道尹公署展览。次年又收集白缎绣屏6幅,字画3块、制作蚕室模型具等,运泸州展览会场陈列……民国3年,南充、北暗、三台、间中、绵阳、筠连等重点设立6个蚕业督导区,泸州蚕业受筠连指导。(据《四川蚕业》1993年第二期)
由此可见,从清末到民国,再到新中国成立,泸州地区蚕桑业虽经历自然灾害和战乱的影响,但从未真正断代。

  由盛及衰 泸州蚕桑的“颓废史”

  泸州蚕桑生产从上世纪70年代起得到稳步发展,至90年代中期(1995年)达到鼎盛时期,年产茧量达6560吨,桑园面积近20万亩。

  “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几乎家家养蚕,农户普遍都具有种桑养蚕的基本知识,除了自主掌握的养蚕技术,乡上有技术员,村里也有技术辅导员。”原泸州市蚕桑管理站负责人告诉新报记者,一到蚕茧成熟,蚕农们不论路途远近,都挑着担子去收购站排队售茧,不少蚕农甚至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卖出蚕茧。

  “国家既解决销路,又有补贴,都乐意干这行。”原泸州市蚕桑管理站负责人说,由于政策优渥,蚕农的养殖积极性都很高,尤其是当时的化肥补助,一斤蚕茧可以领2两化肥补贴,这可是每个生产大队都要争取的重要农资。据泸州市农业农村局统计,1995年,泸州市各区县发蚕种24万张,累计13万担(100斤/担),产茧650万公斤,收购网点涉云贵渝及周边地市,达历史最高水平,蚕桑收入一度成为泸州地区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而在1995年达到顶峰后,由于市场供求关系变化,生丝走俏,蚕茧原料供应紧张,蚕茧原产地与所邻边境地域争抢蚕茧原料,造成抬价抢购蚕茧,导致丝绸市场行情疲软,蚕茧价格大幅下滑,影响蚕农生产积极性,产茧量逐年下滑。

  据站负责人介绍:“2000年前后,桑蚕业急剧衰败。由于失去政策扶持,蚕农们只能自产自销,栽桑养蚕成本变高,加上市场不景气、交通条件差、技术落后、设备不齐全等原因,部分懂桑蚕养殖的农民工外出务工,另一部分将桑树改种玉米、水稻,索性放弃手艺活。”到2005年,泸州市生产蚕茧90万公斤,比十年前的产量下降几百万公斤。2007年,泸州市产茧量仅为最高峰时期的15.2%,居于全省第18位,远远落后于与泸州市生态气候、耕地资源、地形地貌等诸多农业生产条件相近的宜宾市(全省第四位)。

  方兴未艾  迎来蚕桑新时代

  2013年,还在浙江某电子厂管理层务工的赵礼,偶然见了位老同学,同学听说皇华镇养蚕历史悠久,想订床蚕丝被,担心外面有假,便托赵礼帮忙做一床“正宗”蚕丝被。同年6月,赵礼回乡找人做蚕丝被,却苦寻无门,后来他才得知,在蚕桑业“不景气”之后,村里大部分人都放弃了“祖业”,去往福建、广东等地务工,他只得挨家找亲友问电话。通过父亲介绍,他得知做曾做过十几年蚕丝被的赖红英还在龙田村,未外出务工,于是找到她本人,她却告知赵礼,再过几天就动身要去广东打工。

  赵礼随手在网上搜索“蚕丝被”,发现浙江、杭州等地的蚕丝被价格上万元,至此,赵礼看到了蚕桑业所蕴含的商机。加上当时“东桑西移”——我国逐步把蚕茧从东部地区向西部地区转移和蚕丝被价格逐步上涨,赵礼和朋友决定合伙投资桑蚕业。

  2014年前后,赵礼先后前往宜宾市兴文县、珙县等地学习密植桑园技术的同时,在皇华镇石祥村与大坝村种植200亩桑树、买厂房,又先后在皇华镇的7个村通过土地流转,合计栽桑3760亩;口粮有了,赵礼又到南充购买活动蚕台。“如果没用这个设备,还是用以前的一季一个人最多收获20公斤蚕茧;如用了这个设备,一季则可收获近百公斤蚕茧。”赵礼说。接着便是寻找技术人员,然而村里懂技术的人,要么就是年纪大,要么就是外出务工。赵礼不得不开出比在外务工更高的工资,才陆陆续续请回3名技术人员。“赵老板承诺会给我高于打工的收入,我就回来了。”曾在福建打工的皇华镇龙田村村民张桂平正是其中一员。“在家头能拿四千多,比外面工资高,而且还可以照顾孩子。”

  打造品牌  走出桑蚕重生之路

  “光去年,就挣了200多万元。”泸州市古蔺县青龙蚕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赵礼心情很好,他的“蚕桑”梦正一步步实现:短短5年,专合社投入400多万元发展蚕桑产业,栽桑人达上千户,栽桑上万亩,养蚕的人在变多,回忆起最初的决定,赵礼唏嘘不已。去年蚕桑专业合作社注册了“蔺州青龙”品牌,卖起了纯手工蚕丝被、桑木枕、蚕沙茶等11个产品,年纯利润达200多万元,带动201户贫困户每年增收4500元。

  “每年能挣4万元。”59岁的石祥村贫困户陈西从回忆,2016年前他在外务工,听说家乡发展蚕桑产业,他和妻子决定回家重操旧业——他将自家2亩地租+给专合社栽桑,每年能有数百元收入。同时,专合社会帮忙将他制作的手工蚕丝帕卖给古蔺县各乡镇和贵州的商家。

  赵礼用他的蚕桑梦圆了更多乡亲的致富梦。

  如今,古蔺没落的桑蚕业重燃生机,建起了泸州第一条集栽桑、养蚕、产茧、收茧、生产为一体的产业链,专合社还被评为“国家级示范社”。古蔺仅是泸州桑蚕业“复苏”的缩影。截至2018年,泸州桑园面积已超过万亩,分布在古蔺、叙永、泸县和纳溪区。下一步,泸州市将鼓励各区县在优势区域发展蚕桑产业,探索桑园综合开发利用及高效蚕业发展之路。(新报记者 夏海)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