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陈大刚:一舟轻雪的“粉丝”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9/9/5 11:53:13

  “一舟轻雪”是一个网名。看到这四个字,我猜你基本上会有几个美妙的念想:一,此人是女性;二,此女应该生在江南水乡或是成都平原,而且还应该是一我见犹怜的纤弱女子;三,此女诗心萌萌的。

  关于第一个念想,恭喜你想对了!她真是一个女性,叫邹雪红。

  关于第二个念想,恭喜你,因“轻雪”一词误导,你想错了!此女子生在雪域高原——甘孜藏族自治州,藏族名字叫“扎西曲珍”。今年8月在“跑马溜溜”的康定,我见到了刚出道时教的学生,听说我要去会邹雪红,他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女豪杰!”然后就介绍她的江湖往事。1996年邹雪红从泸州警校毕业分到了新龙县博美乡派出所,而他当时是新龙法院的法官。博美乡虽是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但却是有几千职工的甘孜州新龙森工局大本营,影院、歌厅、医院、市场一应俱全,繁华如城。这就如同东北大庆本是一荒原,由于油田开发就成了城市一样。社会治安乱,大街上常常有混混寻衅滋事。邹雪红巡逻中看到就要管,混混们欺她是生人,又是女子一枚,酒气熏天中居然出手,要给她来个下马威。邹雪红一套擒敌拳正好投入实战,来一个摔翻一个,来两个摔翻一双,并视其劣迹作为,依法或治安或刑事拘留。几个回合摔下来,居然把博美乡治安“摔”清静了。

  邹雪红一套擒敌拳走江湖的豪气,让我想到了清末民初侠女秋瑾在《满江红·小住京华》一词中的“自画像”——“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俗子胸襟谁识我?”我相信如果她俩生在同时,必会加为好友,成为藏汉民族大团结的标志,共乾坤日月。

  关于第三个念想,恭喜你想对了!网名中“舟”谐音邹姓,“雪”当然就对应了名中的雪,很用了一番心思,且颇有诗情画意。两天后见到邹雪红,当知道我是泸州来的后,她说自己警校一闺蜜也在泸州。巧了,那闺蜜正好是我同事。一个电话过去,分明感觉得到闺蜜在电话那头跳了起来——邹雪红与我同寝室,不只是擒敌拳年级第一,这个来自丹巴的藏族女子还会写诗。当年我们大多数女生一天到晚没心没肺傻不拉几瞎闹时,她却一个人津津有味看徐志摩的《新月》诗。人又长得高挑可爱,唱歌、跳舞、画画、摄影样样来,是学校的文艺“网红”,铿锵玫瑰一朵。

  本来还有第四个念想,就是她目前的身份。由于这是一个美丽的陷阱,知道你就是打破脑壳也想不出,所以我就不故弄玄虚了——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女副县长在中国一抓一大把,但女公安局长尤其是藏族女公安局长却是稀罕物——甘孜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四川藏区目前也是唯一,不是之一。乖乖,没吓你一大跳吧?

  如此“一舟轻雪”,想来必有不少粉丝。比如我学生就是,他说天下警察要都如邹雪红,晚上睡觉不用关门。她闺蜜也是——“雪红读书时就是我的偶像。”我因二人说的事,也瞬间被她“俘虏”。当我走进德格后,发现这里简直就是她的粉丝基地。

  2017年11月,邹雪红在德格走马上任,还不到半年,一声枪响将德格县打进恐慌——光天化日之下,浪多乡村民久某被人枪杀在草山上。消息生了两支快脚到处乱跑,人心惶惶,社会各界将眼光齐唰唰投向公安局,尤其是投向她这个新上任的女公安局长。压力如山大,在“烽火连三月”的公安这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邹雪红,深知只有早日破案才能化解恐慌,平息诘难;只有早日抓获歹徒,才能格杀他可能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的潜在威胁。

  “为德格警方尊严而战!”精兵强将调集,专案组成立,邹雪红任组长,亲自制定案侦方案,发挥新龙博美乡初出茅庐擒敌拳的光荣传统,身先士卒一线摔打。7月12日,“5·21”持枪杀人案成功告破,犯罪嫌疑人根某、松某被押解到县城时,群众倾城而出围观——“恶有恶报”“这女局长有杀气”“晚上出门放心了”!

    “德格”藏语意思是“善地”。邹雪红对这个“善”的解读是——“高原海拔再高也高不过人民群众利益!”了解到阿须、温拖、玉隆片区偷牛盗马猖獗,数十头牛马被盗,“兵荒马乱”中甚至出现人畜共寝防盗,邹雪红立即组织党委成员召开“偷牛盗马案件攻坚会”,以党委名义下达督办令,要求限期破案,她自己则出任专案组长。

  天上地下网络视频监控系统齐出动,治安卡口严密排查,专案组一线追杀,短短一月之内就将近年来危害德格、石渠、甘孜三县十多个乡镇的偷牛盗马团伙一网打尽。作为副县长,邹雪红是中扎科乡扶贫工作第一责任人。她把帮扶对象称为“我的亲戚”,先后二十余次到“我的亲戚”家中访贫问苦,亲自写了3篇中扎科乡脱贫攻坚专题调研报告,落实了二十多项帮扶措施。2018年,“我的亲戚”有755人摔掉了穷帽子……

  如果说那些赞叹“这女局长有杀气”的市民,那些曾在风雪中与牲畜同宿、重新回到温暖的帐篷安睡的牧民,还有中扎科乡那些摔掉了穷帽子的“我的亲戚”是邹雪红的“粉丝”,有些牵强,但说以下这些人是“粉丝”,应该实打实——

  刑警队辅警长噶绒多吉:德格县有辅警100多人。长期以来,我们都有一种自卑心理,总觉得低人一等,总觉得社会小瞧我们。邹局来后,大家感到在她眼中我们与公务员身份的警察一样,都是正规军,都是用青春和生命守护善地德格平安的好弟兄。在她主导下,县政府出台了《关于规范县公安局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实施办法》;县局一口气制定了《严管厚爱辅警队伍二十条措施》《辅警层级晋升办法》四五个文件,每条每款都在为我们的经济待遇与政治待遇大声疾呼,都在鞭策激励我们成长,让我们有尊严有目标。辅警周阳父亲高位截肢,全家生活难以为继。邹局知道后,多次跑县民政局、红十字会、总工会,并带头募捐,筹集6万多元善款让周阳一家渡过难关,还搬进了新居。辅警弟兄们说,再不把工作做好,就对不起这些文件,对不起邹局,干脆脱衣服走人。

  办公室主任黄飞虎:我一向对自己的写作感觉良好,但第一次送材料给邹局,就让我一脸通红,大到构思、小到标点符号,被改了20多处。她下基层调研,一路都在同我探讨各类公文写作,探讨办公室工作怎么当好参谋助手。说是探讨,其实就是教我怎么做,感觉她不是领导,而是大姐和老师。我这两年的收获和提高,超过了之前许多年。不仅是我,政工、指挥中心、交警等部门负责文字工作的同事都有这种感受。佩服邹局还有一条,就是深入基层接地气。她一到德格,就用一个多月时间马不停蹄跑全县每个乡镇了解民情,调查治安状况,研究警力布局。从与西藏江达县隔金沙江相望的卡松渡乡,到格萨尔王故里阿须草原,到雅砻江两岸,有时一天驱车五六百公里,车上七八个小时。正是严冬,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上气温零下十多度,比家用冰箱冷冻室还低,而德格县的面积比她当年上警校的泸州三区四县加起来还大。

  政工监督室副主任王书帷:印象最深的是邹局办公室灯光。只要她在县城,办公室的灯基本上要亮到后半夜。有一同事因自小寄住姨妈家,姨妈国庆要到康定,希望见她。9月29号晚上,她硬着头皮去找邹局请假,可一抬头看到邹局办公室灯光,就打了退堂鼓——人在阵地在,国庆、春节这些大假邹局都带头值班,实在开不了口。我和邹局是微信好友,平时她乐于在朋友圈中与我们分享一些养身或生活中的小常识,时不时还要调侃几句,比如,发现我晒的照片胖了时,她会玩笑般提醒“小朋友,要少吃多锻练哟”。我们给她留言,也可以毫无顾忌。

  交警队队长尼拥:我比雪红大两岁,个头高她一截。她的豪爽和雷厉风行很投我的缘,所以我们成了一见如故的闺蜜。工作上我把她当领导,生活中我把她当妹妹。高原交通安全这一块事多责任大,我是真怕给她添麻烦,也怕她说我一句半句的,脸上挂不住。我带领弟兄们没日没夜干活,大的方面说是责任,小的方面说是私心,就是为她分忧。有一次看到她在圈中发的帖子“真心给自己点个赞:白天忙得像狗,希望时间拉长再拉长;失眠闲得像猪,巴望时间缩短再缩短。白天挤时间想睡二秒,晚上却躺在床上睡不着:减瘦节奏。”我心疼得写不出字来,只用发抖的手给点了个赞……

  尼拥是一米八一的女汉子,说话行事一股子江湖豪气,自小在四川海拔最高的石渠县长大,十多年前患上了当地一种不治之症“包虫病”,个人生活也不尽人意,这些年一个人单身。有一件事让尼拥心服邹雪红:在海拔5050米的雀儿山下,有一地名为错阿的死亡弯道,近些年发生交通事故40余起,死伤近百人。邹雪红来后,要求立即设置耐磨损金属减速带,到目前为止,这一让过往驾驶员“谈虎色变”的道路天地人和,未发生一起死伤人交通事故——“我当时就没想到这样做”,尼拥很是懊悔。

  关于邹雪红到德格“守边关”,民间“路边社”发了一个“本报讯”:当初县上主要领导很不以为然,“德格海拔高,条件差,维稳任务重,治安复杂,一个男的就是拿出吃奶力气也不一定摆得平。”州公安局领导就同他“私聊”,搞了一个“君子协议”——一年后不行换人!从她上任至今,德格县公安局实现了底部突围,命案与大要案全破,发案下降;荣获集体三等功,成为德格县先进基层党组织、“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单位”;民警仁青多吉获“四川省优秀人民警察”和“十大雪域卫士”光荣称号;在2018年度州公安局目标考核中,由之前的末位扬眉吐气获得全州二等奖!邹雪红的藏族名字叫“扎西曲珍”,这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名字,在藏语里,“扎西”是吉祥;“曲”是“法”;“珍”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女神“度母”。整个名字的诗意组合就是——神如母亲陪伴,予人呵护,带给人吉祥,护佑人一生平安。这个名字天生就是取来当公安局长的。

  邹雪红的名头甚至还走出甘孜、打到北京。今年6月,她参加公安部2019全国公安政治轮训时,在结业大会上发言:“有人讲高原工作氧气稀缺,条件落后,躺着就是一种奉献,但我的弟兄们却说‘躺着不是奉献,海拔高度铸就精神风碑,高原之巅见证英雄风采’”。台下掌声雷动,“一舟轻雪”当场收获一大把粉丝。

    我们到德格时,县上正举办“康巴文化高峰论坛”——德格是康巴文化发祥地,与西藏拉萨、甘南夏河并称藏区三大古文化中心。看到县上主要领导与邹雪红一起谈笑风生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我心头“咯登”一下:莫非这主要领导也成了“一舟轻雪”的“粉丝”?

  为了烘托“康巴文化高峰论坛”,德格还举办了美食文化节,每个片区乡镇一个展示区,沿着德格“母亲河”色曲河边一字拉开。邹雪红联系的中扎科乡所在的温托片区就布置在一片白桦林中草地上。入夜,河风吹拂,一弯新月如歌,邹雪红与温托片区的干部群众和德格县公安局的兄弟姐妹们手挽手围成一圈,随着激情欢快的音乐跳起了锅庄。跳舞间隙,许多小青年排着队来向她敬青稞酒,一杯酒一支歌,互相应和……估计是难得有机会放松,邹雪红基本上是来者不拒,“一曲新词酒一杯”,歌罢“咯咯咯——”笑得像阿须草原上一朵绯红的格桑花。尼拥不干了,一把将邹雪红拥在怀中,生怕河谷的夜风吹着她,更生怕这些鸟人将闺蜜抢走,“敬酒的冲我来——”

  作为“一舟轻雪”新收编的“粉丝”,我自然要“采访”她的微信空间。空间有两个板块。一块是警界风云,一块是她纯粹的私事。说是私事其实也是“公事”,这就是她的雪山草原湖泊风光摄影。她的眼睛绝对称职,那些照片属于“大片”,并且都配了诗一般的文字——

  醉美金秋,最美木日措,上帝的调色盘,人间的多彩画卷,爱你的丰富多彩,低调内敛!

  上天总会把最美好的给你,只要你坚持,只要你努力,就会有美景,就会有奇迹!

  雪山下灵动的生灵,昭示生命的纯洁安静,所有的苦累都融化在神湖中,随着水波荡漾至天际!

  雪皑皑,天清明,警衣深掩灼丹心。

  提枪巡卫三千岭,笑看冬长百丈冰。

  …………

  这些“大片”与文字让我读出了一个“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有趣灵魂,眼前出现了泸州警校当年那个捧读徐志摩《新月》的清新女孩——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作为一个“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的公安局长,她依然难得地守护着心灵中这一片开满“诗歌”的纯洁。也许,正是雪域高原净土的呵护,那一舟轻雪才获得生命的灵性,如同米兰·昆德拉说的“人生活在别处”——“随着水波荡漾至天际”吧。
我的思绪还在随着空间“大片” 与文字发散延展——

  善地德格的阿须草原上诞生了藏地史诗《格萨尔王传》,邹雪红的故乡丹巴则是藏区最灿烂的“美女名片”,两大文化像两条美丽的河流在她心灵中交汇,“天人合一”,这朵铿锵玫瑰当然要在雪域高原创作一段风雪彩虹。

  “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见少,心还在,人未老——”我特别喜欢王菲在电视剧《笑傲江湖》中那扣击人内心柔软的演唱,空灵、悠远又沧桑的旋律,让我想到邹雪红警校闺蜜“羡慕忌妒恨”的感叹,“当年的姐妹们现在大多安于相夫教子,她却还在事业上猛冲猛打,还在诗和远方中!”

  这样一个藏族奇女子,还使我想到了一个发小朋友的话——他是著名作家、电视剧《雍正王朝》编剧,曾因写作公安英烈专访《泪比血红》,受到时任公安部长的贾春旺接见。多年前他从藏区归来时对我说,藏族中出众的女子,那叫一个天然神韵、气质高雅,内地女子根本无法比。邹雪红应该是这个说法的生动注释。我相信,如果向他推送邹雪红,他一定会将“一舟轻雪”加为好友,成为粉丝是必须的!(作者:陈大刚)

    相关链接

    一、作者简介:

    陈大刚:古蔺赤水河边大山中五短汉子一枚。信奉出门就是硬道理一说,貌似途中一牛,生就东奔西走赶场命。性子急火,与那现实一言不合,就要拔脚上路。路上又不安份守已,喜欢胡思乱想加信笔涂鸦,跑完中国,竟然成了《笔走大中国》一书。再后又上了一个三流诗人“总有一个海湾的一块岩石,刻有你的名字”臭诗的当,就神经兮兮用双脚比划世界地图,实施个人版图的“大航海”扩张,开始寻“名”之旅。居然已得近四十国,并斗胆将美利坚、俄罗斯、法兰西、英吉利、日本大和这些牛逼国家玩弄于文字之中——现在而今眼目下,蠢牛还在途中,寻“名”之业未果,涂鸦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哟!

    二、泸州作家陈大刚新作《笔走五大洲》首发式举行/Article/jryw/201810/135257.html(完)

编辑:马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